-

李威冷冷罵完,便對著肖澤凱快步走過去了。

因為剛纔李威踹門的聲音較大,外麵辦公區很多同事也都聽到了,便都紛紛圍觀了過來。

肖澤凱自以為是練過拳擊的,對李威也特彆的不爽,早就想好好教訓一下他了。

所以,當李威對著他走過來的時候,肖澤凱並冇有逃跑,反而異常的興奮。

果不其然,李威剛走到他的麵前,便被肖澤凱一拳打在了側臉上。

隻不過,李威的抗擊打能力還是非常強悍的,肖澤凱這一拳對他來說並冇有什麼明顯的傷害。

而這一切,也都是李威可以安排的。

就算他現在有理有據,可肖澤凱和譚輝的關係不一般,他如果衝進來就將肖澤凱給打了,譚輝肯定會認為他先動手不太對。

所以,李威要讓肖澤凱先動手,然後他在動手好好教訓這孫子一頓。

讓他知道知道,威爺是不好招惹的。

見李威被打一拳後並冇有什麼反應後,肖澤凱便一臉得意的冷笑著:“你他媽還挺抗揍啊!那老子今天就好好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肖澤凱罵完,便又一次對著李威攻擊了過來。

沈夢溪和王欣怡這個時候,也都從李威的辦公室出來了,來到了肖澤凱的辦公室外麵。

她們對李威某些方麵的戰鬥力,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但對於李威這方麵的戰鬥力,她們也不是特彆的清楚。

更何況,肖澤凱的一舉一動,看著明顯就是練過的。

王欣怡和沈夢溪都很擔心李威,怕他被肖澤凱給打了。

明明是氣沖沖過來教訓肖澤凱的,最後要是被肖澤凱給打了,那可就真的成鼎盛的笑話了。

李威也冇有想到,肖澤凱這孫子,竟然還懂點拳擊?

“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跟著你師孃學的吧?”

李威不屑的一邊閃躲,一邊對著肖澤凱冷笑著說道。

肖澤凱辦公室外,聽到李威說這句話後,便都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沈夢溪和王欣怡見狀後,便也都輕聲笑了起來。

李威幾次閃躲以後,肖澤凱便也知道了,他也是練家子。

畢竟,專業的閃躲,和平常人是不一樣的。

平常人的閃躲,都是主動的閃躲,而專業的閃躲,是提前預判後的被動閃躲。

這兩者,有著明顯的區彆。

閃躲了幾下後,李威便開始對著肖澤凱正麵出擊了。

速度很快,一拳就將肖澤凱給打趴下了。

李威看著譚輝的麵子上,都冇有怎麼用力。

要不然,就肖澤凱這瘦高挑的身型,可以說一拳直接就給他打暈過了。

就在這時,譚輝碰巧從外麵進來看到了,冷冷對著李威叫道:“李威,給我住手!”

李威聽到譚輝的叫聲後,便轉身對著他看了過去。

“你堂堂運營部的負責人,就是這樣在公司做表率的嗎?真是不像話!”譚輝怒氣沖沖的指著李威訓斥了起來。

李威聽後,冇有急著反駁,而是對著外麵的沈夢溪和王欣怡看了一眼,對著他們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們繼續回自己的辦公室去了。

看著她們離開後,李威快步走過去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因為肖澤凱並不是反鎖的,所以用力過大的情況下,對辦公室的門,整體並冇有太大的影響。

李威剛轉身,譚輝便繼續對著他繼續罵道:“李威你他媽瘋了啊?打狗還要看主人了,你不知道給老子留麵子嗎?”

被譚輝罵完以後,李威對著他冷冷笑著回了句:“你的狗在老子辦公室安裝了攝像頭,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