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算了吧,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合適,何況還是更你這樣的大美女。萬一你晚上穿個睡衣啥的,在露個大白腿,我可扛不住!”李威快速擺手回著。

“扛不住就彆扛好了,姐又不攔著你。”

歐陽倩說完,對李威貼的更近了,這可給李威整緊張了。

按照這樣的路子繼續聊下去,彆說去她家住了,就是在這包廂裡,恐怕都能點起炮來。

李威用力的嚥著口水,刻意往邊上移了個座位,對著歐陽倩憨憨的笑著:“倩姐我餓了,先吃飯行嗎?”

歐陽倩聽後,一臉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慫蛋!”

隨後,二人邊吃邊聊了起來。

歐陽倩從包裡拿出了一張儲蓄卡,對著李威遞了過去。

“這卡你拿著,裡麵有一百萬,密碼是XXXXXX。”

李威見狀後快速擺手拒絕:“倩姐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現在手裡的錢夠用,真不用!”

“你先聽我說完,這錢不是包養你的,看把你嚇的,真是個慫蛋。”

歐陽倩嫌棄的罵了他一句後,便對著他繼續說了起來。

“之前我不是在準備開一家全新的網咖嘛,位置也早就選好了,就在江灘南岸最繁華的地段。有一棟三層的公租房,三年起租,非常的劃算。那天晚上的飯局,丁俊和馬波他們幾個,就是負責公租房這一塊的。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可金豹那個混蛋非要跳出來和我爭這棟公租房,還威脅我,讓我陪他。”

“那現在公租房的事情搞定了嗎?”李威好奇的插了句。

歐陽倩點了點頭:“原本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畢竟我一個女人怎麼可能鬥過金豹。但你到金豹夜總會救我,還將金豹給製服了,公租房的事情自然就解決了,金豹也就不敢在打我的注意了。你這次可是幫我大忙了,幫我省下來的錢也遠遠超過了一百萬,所以這一百萬你必須拿著。你要是不拿,我可真生氣了。”

聽完歐陽倩的話以後,李威也基本明白歐陽倩給他這一百萬的用意了。

歐陽倩是一個很豪爽的女人,做事大大咧咧的不,不喜歡藏著掖著。

既然她都說到這份上了,李威要是在不收下的話,的確也說不過去了。

雖說教訓了金豹,但金豹就這樣認慫了,李威覺得不太可能。

這一百萬,就當是歐陽倩對他招惹金豹的補償吧。

要是這樣想的話,李威拿這錢心裡也就踏實多了。

“行,既然倩姐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收下了。”

李威將卡放進自己的褲子口袋後,便端起酒杯,對著歐陽倩笑著說道:“提前恭祝倩姐新網咖一切順利,我乾了,你隨意!”

說完,便一口乾了。

歐陽倩聽後,笑著也一口乾了。

就這樣,他們連續喝了很多杯。

雖說他們酒量都很好,可喝了這麼多酒,自然也會有醉意的。

李威看了看時間,和歐陽倩這頓飯已經吃了快兩個小時了。

他晚上六點下班,到飯店已經六點半了,現在已經八點半了。

在這樣喝下去的話,就算不喝醉,也太晚了。

李威用力的甩了甩腦袋,起身後,對著歐陽倩端起酒杯笑著說道:“倩姐,挺晚了,最後一杯,喝完我送你回家。”

“好,乾!”

可這杯下肚後,李威便開始大飄了,歐陽倩更是直接趴倒在了桌子上。

李威走到她麵前後,雙手將她扶著站了起來,可歐陽倩竟然一個轉身雙手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還對著他說起了胡話來:“李威,老孃我稀罕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將你給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