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李威的話後,藍可欣便更加開心了。

畢竟,能當一回李威這樣男人的老師,那可是她莫大的榮幸啊!

“既然威哥你這麼勤奮好學,那我就破例好好指導你一番吧!不過,我這些絕活,可不許外傳給他人喲!”

藍可欣這一刻表現的很俏皮,李威聽後便笑著點了點頭:“必須啊!這都是你的獨門絕技,我怎麼可能會外傳他人呢。關鍵是,你這獨門絕技,我恐怕也整不來啊!”

被李威這樣一說後,藍可欣便也樂嗬的笑了起來。

她自然也明白,自己的獨門絕技,李威肯定是學不走的。

畢竟,這玩意傳女不傳男。

“威哥,那接下來,我可要專心指導你工作咯。”藍可欣一臉嬌羞的看著李威說道。

“好啊!那就辛苦可欣老師了。”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著。

接下來,藍可欣便開始誠信的指導李威工作了起來。

麵對藍可欣這麼專業,又特彆耐心的好老師,李威今天下午自然會學到很多東西。

甚至說,在他的整個知識盲區,藍可欣一點一點的讓他走了出來。

藍可欣也徹徹底底的見識到了李威的強大,不僅僅侷限於身材的強壯,還有名字的威猛。

他們兩個人,在用特殊的方式交流著彼此對這方麵的心得。

可以說,對他們來說,都有著巨大的收穫。

一直到門鈴響起後,李威和藍可欣這才意思到,四個小時過的如此之快。

因為,剛纔李威開的是鐘點房,他還刻意選擇了四個小時的。

畢竟,他晚上要回紫葉那邊,和紫葉好好聊一下新公司的事情。

藍可欣明天要上班,她也不可能在酒店住的,需要回家收拾一下。

其實,李威覺得藍可欣今後,不需要繼續呆在天上人間工作了。

等金陵城這邊的新公司成立以後,可以讓藍可欣建立一個公關部。

畢竟,以她對男人和女人的瞭解,完全可以勝任的。

當然了,從這一刻開始,李威就不想讓藍可欣繼續去瞭解男人了。

還好二人已經忙完了收尾工作,要不然還真是夠尷尬的。

“可欣,你先收拾一下,我去和那邊打聲招呼。”李威對著藍可欣笑著說道。

“嗯,好。”藍可欣一臉羞紅的應了聲。

李威快速拿起了浴巾,包裹好以後,便對著門處走了過去。

打開門後,是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年輕女服務員。

當看到李威全身散發著男人獨有的汗腥味後,便也明白了他剛纔在忙什麼了。

隻不過,被汗水浸泡過的李威,這一刻更加的帥氣了。

“先……先生,您的鐘點房時間到了,請問需要續嘛?”

很顯然,年輕的女服務生在麵對李威的時候,顯的有些不自然了。

畢竟,李威這樣的男人,她平時在這裡工作見到的並不是很多。

像這種高檔的酒店,見到的大多數都是中年的老男人了。

“不續了,我們等會就下去退房。”李威笑著回了句。

“好的先生,打擾您了。”

年輕的女服務員說完,便轉身快步走開了。

李威笑著將門關好以後,便轉身快步對著藍可欣走了過去。

而這時,藍可欣已經穿好衣服了。

“可欣,今天下午,你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李威對著藍可欣一臉壞笑的說道。

“那,威哥今後可要多來金陵找我討論學習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