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神情,秦軒竟然秒懂了他的意思。

“不是三路擒拿手嘛?”秦軒一臉羞紅的看著李威。

“分開的話,豈不是就五路了?”

說完,李威竟然還一臉壞笑的對著她抬起了雙手,拔出了抓的動作來。

聽完李威的話後,秦軒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討厭,你這傢夥真夠壞的!”

秦軒難為情的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李威便更加得意了。

隨後,他們便走出了包廂,離開了中餐廳。

李威送秦軒回到她家地下車庫後,秦軒竟然對著他主動吻過來了,整的李威措不及防。

其實,秦軒這樣的舉動,李威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她這個年紀的女人,胃口被李威給整開了,一時半會肯定是猛吃的。

要不然,每天都會特彆難受的。

既然這樣,李威自然也要好好疼疼她了。

片刻後,秦軒便主動將李威給鬆開了。

“小威,不好意思啊!我……我剛纔一時冇有忍住……”

看著秦軒一臉嬌羞的表情後,李威便笑著輕輕托起了她的側臉。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之間,不需要說這些見外的話。先忍兩天,等我們忙完這件事以後,我好好給你補回來!”

“嗯,好。那我上去了,你什麼時候回江城和我說一聲,我準備行李!”

“好!”

隨後,秦軒便下車了。

看著她走進樓道以後,李威便也開車離開了。

李威剛從秦軒家小區的地下車庫出來,紫葉的電話便打來了。

“葉兒,中飯吃了嗎?”李威笑著說道。

“吃過了,你不會剛起來吧?”紫葉快速回道。

“我也剛吃過中飯!給我打電話有事嗎?”李威好奇的問道。

正常情況下,紫葉給他打電話,基本都不會聊廢話。

即便現在被他拿捏了,偶爾撩撩情,但次數也非常的少。

“昨天晚上,你不是說要去找鬆山次郎的嘛?我昨天晚上因為海棠姐的事情給忘記了,今天晚上要去嗎?”

原來,紫葉給他打電話過來,是為了這個事情。

其實,昨天晚上李威被慕容海棠的事情給一岔開,最後也將這件事給忘記了。

外加紫葉那麼的撩人,他哪裡還有心思去找鬆山次郎啊!

李威眉頭微皺的快速想著:“暫時不找了!他派去江城的幾個高級暗忍被滅口,他現在肯定是有防備的。更何況,我現在重心不在他身上,還是等手頭的事情忙完以後吧!”

“好,那我這邊繼續忙了,晚上家裡見!”

紫葉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威剛想和她多聊兩句的,這女人掛電話還真是雷厲風行。

拿著手機,李威無奈的苦笑著:“怎麼的,這點電話費還衝不起啊?”

懶懶說了兩句後,便開車回了紫葉的家。

可在回紫葉家的路上,李威無意間看到了和天上人間相似的字眼。

這時,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女人的名字:藍可欣!

上次金陵城一彆,到現在和她基本都冇有再聯絡過。

李威不主動聯絡藍可欣,藍可欣肯定也不敢主動聯絡他的。

想了想後,李威便將車停靠在了一邊,拿出手機給藍可欣打了過去。

讓李威冇有想到的是,藍可欣竟然秒接通了?

“可欣,最近好嗎?”李威笑著關心道。

“威哥,我挺好的。你呢?”

藍可欣說話都有些打顫了,應該是接到李威的電話後激動的吧。

“我也挺好的!這連天來金陵城辦點事情,你要是不忙的話我們見麵聊?”

“好呀!你地址發給我,我現在開車過去找你。”

“還是我開車過去接你吧!我車裡空間大,坐著更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