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李威這樣冷冷罵後,三個男人便也不爽的對著他回罵了起來。

“狗逼崽子,你他媽得罪人了知道嗎?趕緊跟我們回去給爺道歉,要不然弄死你!”

“老子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你們算個屁啊!”李威一臉不屑的對著他們繼續回道。

“草!還他媽嘴硬!哥幾個,我們先替爺教訓這狗逼崽子一頓怎麼樣?”

“那他媽還等什麼,直接乾吧!”

隨後,三人便對著李威舉起拳頭惡狠狠的衝了過來。

李威幾個閃躲後,一人一腳直接將他們給踹倒在地上了。

剛纔已經收力了,要不然直接將他們三給踢殘廢了。

見三人一臉痛苦的躺在地上,捂著腹部的、捂著側腰的都有。

李威一步步對著他們走近了過去,三人這時便也開始緊張起來了。

因為他們知道,李威的伸手很不一般。

之前,他們三個以為,李威的伸手也就對付老男人可以。

冇有想到,李威這傢夥,竟然如厲害。

“還打嗎?”李威對著他們冷冷問道。

“你……你彆狂,我們老大可是不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我可真要得罪得罪了。畢竟,我這人有一個壞毛病,就愛挑釁大人物。像你們這種貨色,我還真冇有多餘的時間搭理了。”

李威冷冷說完,便又從褲袋拿出了蝴蝶刀來,對著剛纔說話的男人半蹲了下來,繼續說道:“是不是老男人叫你們來跟著我們的?”

說完,李威便快速把玩起了蝴蝶刀來。

這手法,一看就知道是行家了。

男人被他給嚇的全身直哆嗦,心想今天晚上是噴上硬茬了。

可即便如此,依然是要裝一下的,要不然可就太丟臉了。

因為,身邊這兩個傢夥,是他剛收了不到一個月的小老弟。

要是這麼快就認慫的話,以後可真冇有辦法混了。

隻不過,他們三個後麵,還真有大人物撐著了。

“什麼……什麼老男人?我……我不知道……”

見男人嘴硬後,李威手中把玩好好的蝴蝶刀,直接就從手裡丟落了下來,差點就戳到男人的命根子。

“喲,還好偏了點,要不然你豈不是要廢掉啊!”

李威一臉壞笑的說完,竟然又拿起了蝴蝶刀繼續把玩了起來。

經過了剛纔冷不丁那一下後,這男人自然是嚇的不輕了。

要是李威這樣接二連三的丟落下來,今天晚上他肯定要被廢掉了。

男人用力的嚥了下口水,對著李威支支吾吾的繼續說道:“是……是又怎麼樣!我……我告訴你,我們爺身後可是有大人物撐著的。你……你得罪不起的!”

這個孫子,就他媽知道那這些話來威脅李威。

可李威要是這麼輕易就被他給威脅到了,那豈不是現在還在周濤麵前當孫子了?

畢竟,膽子小的話,他也不敢偷怕周濤和林天嬌啊!

膽子越小的人,越愛聯想問題。

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啥也不敢去做,更彆說得罪人了。

“說來聽聽,老男人背後到底有怎麼樣的大人物撐著啊?我這人就一壞毛病,喜歡被大人物刺激心臟。你今天要是不說出來嚇嚇我的話,我這蝴蝶刀可是要接二連三往下落的!”

被李威這樣一說後,男人也隻能告訴李威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人物了。

要不俺,他今後可能就真的做不成真男人了。

“就……就是金陵城黑市皇帝魁……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