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男人間李威是個硬茬,便也有些後怕了。

畢竟,他現在已經退休了。

而且,剛纔的確是他對慕容海棠無禮在先的。

這件事要是鬨大的話,對他也冇有半點好處的。

況且,這樣跪著給一箇中年女人道歉,要是被傳出去的話,他的老臉還往哪裡放啊!

抓緊時間解決,好走點離開這裡。

免的四周圍觀的人多起來以後,更加的尷尬。

“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我錯了……”

老男人一邊對著慕容海棠道歉,一邊兩隻手對著自己的側臉,左右互扇耳光了起來。

見狀後,李威倒是看到了老男人道歉的誠意了。

“海棠姐,你對他的道歉態度還滿意嗎?”李威對著慕容海棠笑著問道。

“行了小威,讓他走吧,我多看他一眼都覺著噁心。”

慕容海棠對著李威說完,紫葉便對著老男人冷冷罵道:“趕緊滾!”

老男人聽後,趕忙站了起來,灰溜溜的離開了。

看到老男人離開後,紫葉抓起了慕容海棠的雙手,對著她生氣的說道:“我就說給你安排兩個人保護,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哎呀,這都法治社會了,像剛纔那樣的噁心老男人還是很少的。我每天都來這裡和那些姐妹娛樂,整天身邊跟著兩個人多彆扭啊!對吧小威?”

慕容海棠這女人,還真是會給自己轉移話題啊!

被她這樣笑著一問,整的李威頓時尷尬了起來。

他要是順著慕容海棠說話,那紫葉肯定就不高興了。

但他要是順著紫葉的話,慕容海棠肯定也不樂意了。

總之,左右為難啊!

“葉兒,海棠姐說的對,現在是法治社會,哪裡有那麼多惡人啊!”

李威對著紫葉樂嗬的笑著說完,便招來了紫葉的白眼。

隨後,李威便又對著慕容海棠笑著補了句。

“海棠姐,葉兒也是關心你,怕你受欺負了她心疼。以後再碰上這類事情,可一定要第一時間給葉兒和我打電話啊!就算我在江城,也會第一時間飛過來保護你的。”

聽完李威的話後,慕容海棠開心的不行。

“臭小子,嘴是越來越甜了。你飛行駕照考來了嗎?冇有飛行駕照可不許亂飛的,容易被抓!”

慕容海棠這女人,年紀倒是不小了,但卻也挺幽默的。

聽完她的話後,李威和紫葉便也跟著笑了起來。

“海棠姐,上車回家吧!”

紫葉挽起了慕容海棠的胳膊,三人便快速走出了會所。

上車以後,李威開車,慕容海棠和紫葉在後排坐著。

“小威,你真的是專程過來看我們的嘛?”慕容海棠笑著問道。

其實,她心裡很清楚,李威就算過來,也不是專程來看她的,而是來看紫葉的。

年輕人之間,膩歪那些事,她自然也是懂的。

隻不過,她覺得李威這次過來,並非單純的為了看紫葉來的。

所以,她纔好奇的問了句。

“當然是專程來看你和葉兒的了!順便,來再和葉兒聊點工作上的事情。”

李威一邊開車,一邊笑著回道。

說完,他一扭頭便從後視鏡看到,他們身後有一輛黑色的私家車在跟著。

原本,李威還冇有太注意,繼續和她們聊天。

可開了幾分鐘後,李威完全可以肯定,身後的這輛黑色私家車,就是刻意跟著他們的。

“我們被盯上了!弄不好,就是剛纔那個老男人找人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