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秦軒這個名字後,紫葉直接就驚訝到了。

“軒姐?!”紫葉一臉驚訝的看著李威。

隨後,她又聯想到了一件事。

就是今天,她收到了關於秦軒離職的通知了。

“軒姐從玉池山溫泉館離職,該不會就是因為幫你管理新公司吧?”紫葉一臉好奇的看著李威補問道。

“是的,我特地找她聊這個事情的。”

看著李威一臉笑嘻嘻的樣子後,紫葉便對著他快速追問道:“這麼說,你並不是先來找的我了?”

果然,女人的敏感度還是非常高的。

甚至於,要遠高於男人。

這就是為什麼,男人出軌了,女人很容易就能發現。

而女人出軌了,男人就跟個二傻子一樣,還幫著一起養著野男人的孩子,做個徹頭徹尾的大冤種了。

這個,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敏感度的最大差距了。

雖說孩子是無辜的,可出生原本就是一種隨機的過程,這樣也算是一種公平吧!

既然如此,也隻能自認倒黴了。

“對啊!我昨天晚上就到這邊了。但秦軒那邊要是不搞定的話,後續工作就不好按照我原先的計劃開展了。所以,我得先找她好好聊這個事情才行。”

“昨天晚上,你們不會在一起住的吧?”

靠!紫葉這女人,說話還真是夠直接的。

不過,既然她都問到這裡了,李威也隻能和她說實話了。

“對,昨天晚上,我們在一起討論了一夜關於新公司的細節。”

見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紫葉嫌棄的撇了他一眼。

“放屁,你們談的是這些嗎?”

李威被紫葉這樣罵後,便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當然了,工作上的事情聊累了,也會聊聊彆的。”

“臭男人!那要是這樣說的話,我和軒姐這層關係,豈不是更近了?”

紫葉這小女人,腦子轉動的倒是挺快的。

“你們就和之前一樣姐妹相稱就行!”李威一臉得意的笑著。

“我餓了,你去做飯給我吃吧!”紫葉對著李威快速說道。

李威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晚上七點了。

因為他和秦軒一大早才休息,所以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那,需要等海棠姐一起吃嗎?”李威好奇的繼續追問道。

“不用,她基本都要很晚。等晚上九點的時候,我開車去接她就行了!”

“等會吃完飯你在家裡好好休息,我開車去接海棠姐。”李威笑著快速接了句。

“喲!小夥子表現的很積極嘛?怎麼的,想等吃飽喝足以後,和我做些什麼啊?”

紫葉笑著說完,竟然還對著李威挑了挑眉。

被紫葉這樣一挑眉,李威哪裡還有心思做飯啊!

這一刻,他內心的火焰,直接就被紫葉這小女人給點燃了。

“要不,我們活動一下在吃飯吧?”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紫葉。

“臭男人!就知道你心裡想著冇事了。”

紫葉話音剛落,李威便猛的一下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主要是因為,紫葉和慕容海棠一起住。

即便紫葉說慕容海棠要九點以後纔回來,可到底幾點回來,這個誰都說不準的。

萬一他們正運動著的時候,慕容海棠突然開門進來了,豈不是尷尬的要死啊!

更何況,慕容海棠這些年一直都在精神病院裝病,可她終究也是個女人啊!

看到這樣的場景,避免不了會刺激到她內心的。

這樣的話,豈不是會讓她更加的難以入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