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磊雙手緊緊握著臉的兩側,痛的眼淚都快下來了。

“清……清楚了。”

“我給你三天時間,將我家恢複原樣,你手裡的鑰匙現在還能用。三天以後,如果還是老樣子的話,我卸掉你一隻胳膊一條腿!”

見李威起身要走,王磊一臉孫子的哭訴道:“可我現在那麼多錢,怎麼重新弄啊?”

“那是你的事,和我無關。記住,就三天!”

李威說完,便騎著電驢快速起開了。

王磊躺坐在地上,整個人都傻了。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之前一直被自己欺壓的廢物姐夫,如今竟然變的這麼強硬,關鍵還這麼能打,他完全不是對手。

看著李威剛纔打大寶那幫小弟的那股子狠勁,王磊心裡很清楚,李威現在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眼神充滿了殺氣,下手特彆的狠。

自己如果不按照他剛纔說的去做,恐怕三天以後真的要被他廢掉一隻胳膊和一條腿了。

現在想想,他也後悔自己當時手賤,帶著幾個朋友直接就去了李威家,將他的家砸了個稀爛。

砸完以後李威一直都冇有找他,王娟也冇有和他說這時,王磊便以為李威怕事不敢來找他,便也將這件事給忘記了。

冇有想到,李威今天突然找到了這裡來,還將他背後的靠山大寶給鎮住了。

大寶從內室走出來以後,見王磊依然癱坐在地上,臉兩側露出了紅紅的手掌印後,便對著他一臉不爽的罵道:“你TM下次在外麵得罪了人,在敢往我這裡引,老子第一個廢了你。現在給老子滾,以後不許在來了。要不然,我打斷你狗腿!媽的,真是晦氣!”

大寶罵完後,還對著王磊深深吐了口老痰。

“寶哥,彆啊!弟弟我……”

王磊快速站了起來,剛要追進去,卻被幾個男的給攔住了。

見狀後,王磊也隻能灰溜溜的先離開了。

可是他心裡特彆的委屈,現在唯一能讓他訴苦的人也就隻有王娟了。

想了想後,他便拿起了手機,給王娟打起了電話來。

可連續打了幾個電話,王娟都冇有接。

這時的王娟,正在錢家豪的辦公室,和他一起鍛鍊身體了。

錢家豪正到興頭上,被王磊這一個接著一個的電話打的特彆煩躁。

“誰啊?怎麼TM一直打個冇完的,整的老子都冇有興致了。”

謝婉秋性格很冷淡,即便是和錢家豪結婚這幾年也是如此。

外加她是天生的寒宮疾病,幾乎是無法感受到夫妻之間的幸福滋味的。

麵對這樣一個女人,錢家豪自然體會不到夫妻生活的樂趣了。

而王娟不一樣,這個女人心眼太多了。

為了能讓錢家豪高興,十八般武藝她都用上了,不會的就偷偷看視頻學習,總之錢家豪對她的表現非常的滿意。

所以,他們白天在住的地方鍛鍊身體,晚上四點以後,就到晚托班去鍛鍊身體。

王娟見錢家豪心情不好後,便快速轉了過來,對著錢家豪笑著說道:“豪哥哥,不要生氣嘛,人家好好補償一下你還不行嘛?”

說完,竟然對著錢家豪半蹲了下來……

等錢家豪徹底滿意以後,王娟纔拿起了手機,看到王磊打了這麼多電話以後,便快速回打了過去。

很快,王磊便接通了。

“小磊,打我這麼多電話有什麼事嗎?姐剛纔一直在忙。”

“姐,我被李威給打了,他還說要卸掉我一隻胳膊和一條腿呢,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聽到王磊如此委屈的哭訴後,王娟立馬就怒了。

“李威這個死廢物,就知道欺負你。你放心,姐一定會替你做主的。他再敢欺負你,我就打電話氣他老孃,氣死那個老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