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秦軒的話後,李威竟然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了,不停的咳嗽著。

秦軒見狀後,趕忙倒了被涼白開,對著李威遞了過來。

“喝點水,潤潤喉嚨。”

李威聽後,便笑著接了過來:“謝謝姐!”

說完,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喝完一杯後,便將被子放到了餐桌上。

有些不太自然的看著秦軒,弱弱的笑問道:“軒姐,你剛纔說的……”

冇等李威說完,包廂外便響起了敲門聲了。

“請進!”

李威聽到敲門聲後,便快速停止了對秦軒繼續說下去。

而是對著包廂外轉身了過去,笑著應了聲。

很快,男服務生便推開包廂的門,端著菜走了進來。

接二連三的端菜上來後,很快菜就都上齊了。

“您二位的菜已經全部上齊了,請慢用!”男服務生笑著對李威和秦軒說道。

“好的,謝謝!”李威禮貌的笑著回了句。

隨後,男服務生便轉身走出了包廂。

李威見包廂的門再次被關上以後,便對著秦軒繼續看了過去。

“軒姐,先吃吧!”

“嗯,好。”

秦軒通過剛纔李威嗆著一直咳嗽來看,李威一時間對她說的那些還不太能適應。

畢竟,她的確說的太過突然了,毫無征兆。

如果秦軒答應幫李威,是用這些作為交換條件的。

那李威心裡,自然也特彆的不舒服。

李威覺得,這兩件事是獨立的,一碼歸一碼的,不應該混為一談。

另外,他覺得這種事,應該是兩個人情投意合下做出來的。

而不是說,當成是某種交易來完成的。

要是這樣的話,李威這次來金陵城就白來了。

二人吃了兩口後,秦軒便對著李威笑著看了過來。

弱弱的說道:“小威,剛纔我說的話你彆往心裡去啊!我……”

“冇事的軒姐,我能理解。隻不過,我覺得這是兩碼事,還是分開來談吧。你說呢?”李威對著秦軒笑著接了句。

聽完李威的話後,秦軒心裡自然也就安心了。

“嗯,好。那,我們就一件事一件事的聊。”

秦軒笑著說完,二人便先聊起了新公司的事情來了。

新公司這邊,現在的任務是,先將公司整個框架搞定,然後流程走完。

最起碼,可以讓秦軒去和譚輝談收購晶片的時候,一切都特彆的順利。

至於後期的銷售和運營,那就慢慢搞好了。

畢竟,這批晶片要是落到東耀那邊的話,他們會更加被動的。

因為今天晚上要聊新公司的事情,所以他們並冇有喝酒。

秦軒的酒量本身還可以,上次她喝多了,是因為情緒導致的。

可即便如此,李威還是喜歡在談正事的時候,不要去喝酒。

二人吃飽喝足以後,新公司的事情也都聊的差不多了。

另外,秦軒也答應了李威,明天去將玉池山溫泉館那邊的工作給辭了。

其實,秦軒現在還不知道,玉池山溫泉館有一部分的股份是他的。

因為,之前玉池山溫泉館這邊是有丁春秋股份的。

丁春秋被滅掉以後,一切就都到了紫葉的手中。

而現在,紫葉又建立了紫威娛樂,紫威娛樂大頭的股權是李威的。

所以,李威也是玉池山溫泉館的股東之一了。

“軒姐,吃好了嗎?”李威對著秦軒笑著問道。

“嗯,好了。小威你呢?”秦軒也對著李威笑著問了句。

“我也吃飽喝足了!接下來,我們在去聊聊彆的?好比說,如何要了你之類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