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初語的敲門聲後,嚇的李威和曼文慌忙放開彼此。

還好李威將臥室的門給反鎖了,就是怕初語突然找過來尷尬。

“我收拾一下回去了,你好好照顧一下小語吧。”

李威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對著曼文說道。

“嗯,好。威哥你回去路上多注意安全,到家了和我說一聲。”曼文對著李威笑著回了句。

收拾好以後,李威便過去將臥室的門給打開了。

可能是初語喝醉了冇有站穩,李威突然開門的時候,初語竟然一下就對著他撲過來了。

還好李威雙手給她拖住了,要不然可就一頭紮到地上了。

隻不過,李威雙手情急之下拖住初語的時候,冇有去多想。

所以,雙手放的位置有些太過敏感了。

但初語喝醉了,自然冇有太大的反應了。

李威將初語快速扶起來後,便將她放到了曼文的床上。

隨後,對著曼文笑著擺了擺手,便快步離開了。

看著李威離開後,曼文便將被子幫初語蓋好了,自己也躺在邊上陪著她一起休息了。

李威走進電梯後,雙手緩緩抬起,低著頭去看了起來。

“還彆說,這手感沉甸甸的,這女人挺有料啊!不比文兒差,的確有招惹渣男的潛質啊!”

李嘟囔的說著,便露出了一絲邪邪的壞笑來。

上車後,便叫了個代駕,很快就到家了。

回到家以後,走進臥室一頭紮進被窩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昨天晚上,礙於初語在曼文家裡,所以李威和曼文之間並冇有那麼的儘興。

所以,今天醒來算比較早的了。

他快速收拾好以後,便拿起手機給秦軒打了電話過去。

很快,秦軒那邊就接通了。

“小威,是準備過來了嘛?”

“晚上一起吃飯吧軒姐!”李威笑著說道。

“好啊!那,需要我去高鐵站接你嘛?”秦軒笑著繼續問道。

“我想了想,還是自己開車過去吧。軒姐的車技,以後慢慢欣賞就好了。”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

秦軒被他這樣一撩,側臉直接就紅上了。

“行,那我在哪裡等著你呢?玉池山溫泉館嗎?”

從江城開車去金陵城的話,差不多需要兩個半小時。

如果在去玉池山溫泉館的話,那就需要接近三個半小時了。

現在是下午兩點,李威出發的話估計還需要十幾二十分鐘。

所以,等李威到那邊的話,已經快六點了。

主要是玉池山溫泉館那邊,除了溫泉館裡有吃的外,附近一圈並冇有像樣的酒店。

李威要是直接過去找秦軒的話,也不是很方便。

“要不,軒姐選個吃的地方吧,我開車直接過去。到時候,我們邊吃邊聊。”

不知道為什麼,當李威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秦軒竟然聽成了邊吃邊撩?

乖乖的!一個字的差彆,意思和畫麵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嗯,好,聽小威的。那,我們晚上見咯!你開車注意安全,我等你。”

李威聽後,便也笑著回了句。

二人聊完,李威便掛了電話,繼續收拾了一下,然後出發了。

一路狂飆,五點就到秦軒選的酒店了。

金陵城的酒店,和江城的還不太一樣。

很多酒店,裝設的都有些複古風。

不但高階大氣,還多了一絲絲特彆的底蘊。

這個,應該就是這座古城特有的吧。

李威將車停好以後,很快便來到了秦軒開好的包廂外。

當他推門走進包廂,看到秦軒的一瞬間,便被秦軒的美豔給整興奮了。

秦軒今天晚上的穿衣風格,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典雅中還多了一絲性感和單薄。

當然,到外麵的話她還是會穿長款外套的。

今天晚上的秦軒,韻味十足,特彆的迷人。

“小威,一路辛苦了。”

秦軒主動走近了過來,對著李威便擁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