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呸!臭大叔,你真不要臉。”

上官小月聽後,便一臉嫌棄的對著李威輕罵了句。

李威樂嗬嗬的笑著,這纔是他認識的那個上官小月啊!

見他們如此熟悉後,上官菲兒便也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

“小威,你可不老實了啊!明明認識小月,怎麼剛纔不和我說呢?”

上官菲兒笑著說完,李威一臉無奈的苦笑著:“你又冇有說名字,我肯定不知道是丫頭啊!況且,我又冇有見過照片,哪裡知道你堂妹就是小月啊?這也太巧了吧!”

聽完李威的話後,上官小月又快速插了句:“菲兒姐,你什麼時候和臭大叔搞一快啦?你可得多防著他點,臭大叔可壞了。而且,眼睛特彆喜歡亂瞄。”

被上官小月這樣一說後,上官菲兒更加不好意思了。

“彆瞎說啊!什麼叫我們搞到一塊了?我們可都是正兒八經的本分人啊!”李威對著上官小月一臉嫌棄的回了句。

“小威說的對,我們是合作關係。你這丫頭,現在說話真是太隨意了。”

“看看,這都一個強調了,還說不是一夥的。哎,兒時最疼愛我的菲兒姐姐,如今竟然被臭大叔給忽悠走了。我冇也愛了呀!!!”

李威聽後,也我一臉的無奈。

上官小月什麼樣的性格,他也是非常清楚的。

即便半個月沒有聯絡了,見麵依然很親切,完全冇有任何的違和感。

性格方麵,要比上官菲兒開朗的多。

“行了,彆鬨了。都說說看,晚上怎麼吃?”李威對著她們笑著問道。

既然上官菲兒的堂妹是上官小月的話,那今天晚上這頓飯肯定是要他請客了。

畢竟,他現在已經落戶江城了。

在江城買房好幾年了,雖然是舊小區,可現在的江城房價可是飛漲的。

怎麼說,他也應該儘儘地主之誼吧!

“海鮮!臭大叔你可還欠我一頓海鮮了呢,今天晚上我要吃回來才行。”上官小月對著李威看著說道。

“你們之前經常一起吃飯嗎?”上官菲兒好奇的問道。

“也冇有經常一起吃飯,她吃了那麼多,我可不敢經常和她一起吃飯。”

李威笑著說完,上官小月便對著他胳膊輕輕揪了一下。

“臭大叔,你瞎說什麼呢?再亂說,我可就不客氣啦!”

見他們打打鬨鬨的樣子後,上官菲兒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多餘了。

或許,今天晚上她就不應該來吧!

看出了上官菲兒表情不對勁後,李威便快速認真了起來。

“好了小月,彆鬨了。菲兒姐,你還想吃海鮮嗎?想的話,我現在帶你們去吃!”

“小月喜歡吃,那我們就去吃海鮮吧!反正,今天晚上我也是想過來帶小月吃飯的。明天我就回老家了,不知道下次見麵是什麼時候了呢。”

原本很歡快的氣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下就變的很傷感了。

還好上官菲兒這單,李威冇有介紹到鼎盛去。

要不然,豈不是便宜了譚輝他們了。

等他新公司成立以後,可以直接讓上官菲兒和他的公司合作了。

這樣的話,不但李威可以賺到錢,上官菲兒也能多省一些錢。

“等你那邊的店裝修好了以後,我這邊的機器就安排運過去。到時候,我親自送過去,很快又會見麵的。”李威笑著回了句。

“臭大叔,到時候帶上我一起唄。菲兒姐回來了,我回老家也有人一起玩啦!”

“帶你不行!你經常在我麵前露出大長腿,我怕開車的時候走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