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睡中的李威,突然感受到一股清流,從他的命脈湧入。

一瞬間,便湧灌了全身。

李威眉頭微皺,發出陣陣“斯哈”聲來……

隨後,又大口的吸氣,在緩慢的吐氣,用深呼吸來緩解這一刻的舒爽。

原本,李威以為這一切都是夢?

可當他緩緩睜開雙眼後,卻發現謝婉秋正蹲坐在了他的麵前。

“秋兒,你沖洗完怎麼不叫我一聲的?我都睡著了。”

李威一邊笑著,一邊撓了撓自己的後腦,一副憨憨的模樣。

“我看你打呼打的那麼順暢,不好意思打擾你啊!”

謝婉秋緩緩抬起頭,對著李威看著回了句。

“可你用這樣的方式將我叫醒,就不怕我以為是在做夢,然後滋你啊?”

“混蛋!你真噁心!”

謝婉秋被李威這樣一說後,便一臉嫌棄的站了起來,還對著他的小腿輕輕踢了兩下。

“休息好了是吧?那就趕緊起來變身給我看!”

看的出來,謝婉秋這女人現在挺心急的。

比起李威當初剛認識她的時候,那樣沉穩的性格,的確是心急了很多呢。

“我這剛睡著,讓我在稍微緩緩。你先在這邊坐一下,去過去洗把臉。”

原本,李威是想說過去沖洗一下的。

可見謝婉秋這狀態,外加現在已經很晚了,恐怕謝婉秋不願意等啊!

現在,李威也徹底醒酒了。

畢竟,喝完酒到現在,已經四個小時了。

“你真墨跡!”謝婉秋嫌棄的白了他一眼。

隨後,便在沙發上貴妃躺了起來。

李威快步走進洗手間,很快便洗好臉出來了。

當他看到貴妃躺式的謝婉秋後,立馬便興奮了起來。

“秋兒,最近身材似乎更加迷人了呢。”李威一邊壞笑的對著她走進了過去。

“既然這樣,你還不快點變身!”

見謝婉秋如此急躁後,李威便一臉無奈的笑了起來。

“都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以前的你可不是這樣的啊!”

“還不都被你這個混蛋害的,我現在都不記得以前的自己什麼樣子了。”

李威聽後,卻一臉壞笑的對著她接了句:“可現在的你,特彆有女人味。以前的你,真看不出來!”

說完,便開始主動變身了起來。

就算剛纔躺著休息了片刻,可還是很困了。

關鍵是不早點休息的話,明天恐怕一覺醒來又到下午或者晚上了。

這樣晝夜顛倒,可不是他喜歡的生活方式啊!

就算鼎盛那邊真的冇有救了,他也要想好對策,不能讓東耀那邊撿了這麼大的便宜啊!

如果東耀那邊的某後老闆是九州本土的,李威倒也不會如此的排斥。

可現在他很清楚,東耀某後的老闆就是東支的鬆山家族。

而且,全權負責的還是鬆山次郎這個混蛋。

真要是讓東耀將鼎盛的市場給吞掉的話,那整個九州的電子市場,可就真要被東支和國外資本徹底收割了。

天啟再牛也冇有用,畢竟寡不敵眾。

到最後,就連天啟的市場份額,也會被一點一點吞食掉的。

所以,李威白天還是要保持好狀態,好好忙正事的。

見到李威漸漸變身後,謝婉秋的驚訝表情漸漸也明顯了起來。

看著看著,她竟然還咽起了口水來。

“怎麼感覺,你又強化了呢?”

看著謝婉秋一臉通紅,卻又能從她的語氣中,感受到她無比的期待後。

李威便一臉壞笑的接了句:“我隻有不斷的強化自己,才能帶你突破自我,走上女人的新高峰啊!現在的你,可是走在世界最前沿的女人了。而我,就是賜予你這一切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