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謝婉秋這意思,她這是和李威的變身乾上了啊?

不見到李威變身,她就不罷休的節奏。

李威無奈的苦笑著:“行吧!我的命脈都掌握在你的手裡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那就彆墨跡了,趕緊進去變身給我看!”

謝婉秋說完,便將李威的命脈鬆開了。

然後,轉身過去將車門打開,快速下了車。

李威見狀後,便也隻能下車跟著她一起進彆說了。

看來,今天晚上不折騰到後半夜,他這覺是冇有辦法安心睡了。

還好那幾個高級暗忍今天晚上都被滅掉了,要不然也是一件很讓他頭疼的事情。

如果每次都是直接找他襲擊還好,怕就怕去傷害她們。

這樣的話,李威不但要分心去保護她們的安全,還要保證她們不會被驚嚇到。

如此一來,鼎盛那邊他可就真的冇有心思去打理了。

當然了,現在這種局麵,鼎盛那邊基本是廢掉了。

譚輝和周濤私自儲存的那批晶片,基本上資金是回不來了。

最多,也就是按照趙軍說的,以之前一半的價格被東耀收購。

隻不過,要是那樣的話,就等於是自己花錢讓對手將自己搞死了。

除了腦子有大病的,正常應該不會這樣去做吧?

李威跟著謝婉秋走近彆墅後,謝婉秋對著他笑著問道:“我去沖洗,你要不要一起?”

乖乖的!謝婉秋這女人,現在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要是放在以前,真的打死李威都不敢想象,謝婉秋會主動提出這樣的問題來。

“秋兒,你現在玩的路子可真是夠野的啊!”李威樂嗬嗬的笑著說道。

“還不都被你這個混蛋給帶壞了啊!”謝婉秋一臉嬌氣的撇了他一眼。

隨後,又對著他補了句:“你到底來不來?”

李威快速擺手:“剛戰鬥完,雖說成功將他們幾個滅掉了。可今天晚上的戰鬥,我可是直接就放大招的,所以對體力的消耗非常的大。你先去沖洗吧,我在沙發上躺躺,恢複一下體力。要不然,等會可冇有辦法變身給你看了。”

“你現在都這麼弱了?”

謝婉秋聽完李威的話後,眉頭微皺的對著他露出了一臉壞笑的神情來。

可即便李威知道,她是在激自己,但李威這一刻還是認慫了。

“隨便你怎麼說吧,反正我現在就想躺下來休息會。”

李威無奈的說完,便轉身對著沙發那邊走了過去。

見狀後,謝婉秋便冇有繼續說話,轉身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

不管怎麼說,那幾個也是東支的高級暗忍。

雖說最後被他們給滅掉了,可今天晚上的戰鬥,時間短但消耗特彆的大。

所以,他必須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李威走到沙發前躺了下來後,便閉起了雙眼,快速休息了起來。

漸漸的,他竟然打呼睡著了?

謝婉秋在洗手間一邊沖洗,竟然還一邊哼著小曲。

不但冇有收到今天晚上那些事的影響,心情似乎還格外的好。

或許,是等會就能看到李威強化變身,所以內心無比的激動和興奮吧。

可等她沖洗完出來的時候,卻聽到了李威的打呼聲了。

“這個傢夥,竟然真的睡著了?”

謝婉秋嘀咕兩句後,便又露出了一臉壞笑的神情來。

她輕輕走到李威麵前,緩緩俯下身子,便對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