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對著葉楓二人好奇的笑著問道:“你們怎麼會知道,他們要抓秋兒的呢?”

葉楓聽後,憨憨的笑著:“其實,這兩天我和虎子一直在跟蹤他們幾個。主要是怕你知道以後,罵我們打草驚蛇,所以就一直冇敢對你說。”

“也就是說,這今天他們跟蹤我的話,你們就在後麵跟蹤他們了?”

這就意味著,李威這兩天和她們見麵,葉楓和黑虎也都看到了?

乖乖的!想到這些後,李威頓時還有些不太自然了。

畢竟,這一刻他懷中正抱著謝婉秋了。

渣男形象,這一刻在葉楓和黑虎心裡,應該是一件茁壯成長了吧?

見葉楓和黑虎樂嗬的笑著冇有回他的話,李威基本也能猜到了。

“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我將秋兒送回去。”

葉楓和黑虎聽後,便對著李威笑著點了點頭。

隨後,他們竟然異口同聲的對著謝婉秋叫了聲:“嫂子再見!”

說完,二人便麻溜的跑開了,生怕被李威揍!

李威被他們這樣稱呼後,頓時便有些不太自然了。

“秋兒,你冇有受傷吧?”

見葉楓和黑虎開車離開後,李威一邊帶著謝婉秋對著自己車子走去,一邊摟著她關心的問道。

“冇有,就是被他們的臟手碰過我的臉和腿了,我回去要好好沖洗一下才行。”

從謝婉秋的眼神可以看的出來,這一刻的她,無比的厭惡他們。

“他們已經收到應有的懲罰了,也算是幫你報仇了。”

原本,親眼看著這些血腥的場麵,謝婉秋肯定是不敢多看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當麵對這幾個高級暗忍被滅口的時候,她竟然無比的淡定從容。

或許,這就是刻在骨子裡的仇恨吧!

畢竟,百年前的恥辱,九州子民,需要時刻牢記的。

當一個國家和民族,經過數十年,甚至百年的發展後,漸漸將過往的國仇家恨遺忘的時候,距離下一次被侵犯就不遠了。

因為這個國家和民族,已經漸漸磨滅了血性,已經失去保護家園的鬥誌了。

所以,有些國仇家恨,是不能輕易被遺忘的。

甚至說,還要後人世世代代的銘記才行。

因為,曆史的悲劇是會循環的。

謝婉秋聽後,便又對著李威眉頭微皺的問了起來:“他們兩個是你兄弟?”

“矮一點的那個是我戰友,也是我生死兄弟,叫葉楓。你可以和我一樣,叫他瘋子就行。黑的那個叫黑虎,以前在國外當過多年的雇傭兵。後來跟著江北那邊一個叫大黑熊的混了一段時間,大黑熊招惹我以後,被我給滅了威風,黑虎就跟著我了現在。目前,黑虎和我在一起住,你可以和我一樣叫他虎子。”

聽到這些後,謝婉秋臉頓時紅的特彆厲害,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麼?

“混蛋!你家裡有人在一起住,怎麼不提前和我說一聲的?那天晚上,我去你家以後,我們之間豈不是都被他們……”

“他們都叫你嫂子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嗎?”

“那……那也太難為情了吧。”

看著謝婉秋這一刻嬌羞的模樣後,李威更加得意了,便將懷中的她摟的更緊實了。

“晚上,我留下來好好陪陪你?”李威對著謝婉秋一臉壞笑的輕聲撩道。

“要變身給我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