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明白歐陽倩的意思,說白了就是在王娟那邊丟了男人在自尊。

歐陽倩可比王娟強太多了,不管是長相還是身材,又或者是性格和能力。

拿下歐陽倩,就相當於是越過了王娟,他丟失的至尊自然也就找回來了。

可李威現在並不想這樣做,他怕歐陽倩說這些話,是為了感謝今天晚上他去金豹夜總會救她的回報。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冇有必要了。

“謝謝倩姐的好意,如果真的需要,我一定不會客氣的。隻不過,我這傷口,一次最少得治療好幾個小時,姐你能吃的消嗎?”

被李威這樣一說,歐陽倩瞬間也有些不自信了。

她這些年閱男無數,可從來冇有服軟過。

冇有想到,李威竟然還是個硬茬!

“被你這樣一說,姐就更加期待了。要不,改天讓姐挑戰一下?”

李威笑著轉身,快速打開門便走了出去。

“晚安!”

隨後,便反手將門關上了。

看著李威離開後,歐陽倩笑著罵了句:“臭德性,還真招惹稀罕。”

李威出了歐陽倩住的高級小區後,雙手張開,深呼吸著。

藉著一陣陣的冷風,讓自己的大腦快速清醒了過來。

不管是柳晴還是歐陽倩,又或者是林天嬌,她們都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

可對於現在的李威來說,他覺得自己還冇有達到和她們同樣的高度,所以並不想去觸碰。

他相信,靠著自己的努力,要不了兩年,一定可以擁有更高的社會地位和財力。

到那個時候,他在去觸碰她們的時候,心裡纔會更加有底氣。

當然,謝婉秋和她們不一樣,她是一個病人,而他現在扮演的是一個專職醫生。

醫生對待病人,和男人對待女人那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和謝婉秋不管接觸多少次,對於李威來說都不會感覺到任何的壓力。

他唯一的壓力,就是謝婉秋這個寒宮疾病,能不能在他一次次的專心治療中痊癒。

如果能在他的治療中痊癒,便足以證明瞭他的強大。

但如果不能痊癒,則說明他還不夠強大,還需要繼續努力。

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了。

現在過去林天嬌母親住的賓館肯定是來不及了,到那邊最少也要半個小時,估計人早睡了。

想了想後,李威便先回了家。

看著家裡一片狼藉後,李威心裡更加不爽了。

既然之前給王娟打電話冇有任何效果,那他明天就親自去找王磊好好說說,實在不行就用拳頭好好教訓他一樣。

之前一直是考慮王娟的麵子,所以才慣著王磊這個廢物的,現在他們都撕破臉了,自然也就不需要慣著他了。

衝了個熱水澡,快速洗漱完便躺下睡了。

醒來以後已經是上午十點半了,這個點在收拾一下差的多十一點了,去找林天嬌母親和大牛他們吃中午剛好。

也不知道林天嬌昨天晚上有冇有被她母親打電話訓斥,不過這些對於林天嬌來說應該早就習慣了吧!

李威收拾好以後,剛下樓,突然想到今天中午和歐陽倩約好一起吃飯的。

這要是在爽約的話,就太不合適了。

可就在他糾結的時候,歐陽倩的電話便打過來了。

李威快速接通道:“倩姐,中午好啊!”

“老弟,姐中午不能和你一塊吃飯了。中午有個項目要談,晚上姐找你行嘛?”

“行,那我們就晚上一起。我就喜歡晚上,氛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