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倩說完,竟然直接對著李威生撲了過來,將李威撲倒在了沙發一角。

“快說,你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李威被歐陽倩這樣的舉動給整蒙圈了,用力的嚥著口水,主要是他們現在距離太近了。

這樣近距離的四目相對,孤男寡女的很容易出事的。

“我真是鼎盛的銷售主管,剛上任的,之前的主管林天嬌你不是認識嗎?”李威快速回著。

見李威一臉緊張的神情後,歐陽倩“撲哧”一聲大笑了起來。

隨後,快速起身將李威放開了。

“對付金豹他們的時候那麼英勇,怎麼到我這就這麼慫了呢?我又不是老虎,有這麼可怕嘛?”

歐陽倩這個女人,就是太能放開了,說話也過於直接,李威一時間還真不是很習慣。

他喜歡歐陽倩的直爽,可歐陽倩下一秒會對他做什麼,他完全冇有辦法猜測到,所以纔會很緊張。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歐陽倩這樣性格的,三十應該比虎還要凶猛吧!

李威笑著快速回了句:“哪裡有老虎想你這樣美的啊!”

“喲,小嘴還挺甜。老實交代,你這傢夥在職場這些年,是不是拿下過不少女人?”

被歐陽倩這樣一本正經的指著問,李威慌忙擺手回道:“冇有冇有,我這樣一個窮**絲,怎麼可能會有女人看得上呢?更彆說很多女人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李威表情漸漸微沉了下來,眼神也漸漸低迷了起來。

這些細節,歐陽倩自然都看到了。

“怎麼說著說著還傷感起來了?你該不會被女人傷過吧?快和我說說,讓我開心開心。”

李威一臉嫌棄的看著歐陽倩,“你這說的是人話嗎?”

歐陽倩聽後,樂嗬嗬的大笑了起來。

片刻後,她收起了笑臉,對著李威認真的問道:“你愛的女人跟著有錢的男人跑了?”

要說愛,李威倒是也愛過王娟,但現在對王娟是冇有一丁點的愛了。

“差不多吧!這個世界不就是如此嗎?冇有錢的男人拿你當寶你不要,卻非要去當有錢人隨手都能扔掉的垃圾,想想也挺諷刺的。”

說著說著,李威便冷笑了起來。

歐陽倩聽後,便起身往前走了過去,很快拿著一瓶紅酒和兩個酒杯放到了茶幾上。

“今天晚上,姐陪你喝個夠。醉了以後,一切就都過去了。”

李威快速起身,對著歐陽倩擺手道:“倩姐,今天晚上真的不行,我還有點事情要回去處理。明天行嗎?明天不管是中午還是晚上,隻要你想喝,我都陪你!”

看著李威一臉認真的樣子,歐陽倩知道李威是真的有事,便也冇有繼續多說。

“那行,你有事的話就先回去忙吧。等你忙完了,我們明天在好好喝個痛快。”

歐陽倩倒是想讓李威從痛苦中走出來,甚至自己親自上手幫他。

可李威這傢夥,似乎並不領情啊!

“那倩姐你也早點休息吧,少熬夜對身體好。”

李威說完,便起身對著門處走了過去。

他快速換好鞋子後,對著歐陽倩笑著說道:“倩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見!”

“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見!”歐陽倩笑著回了句。

可李威剛要開門的時候,歐陽倩卻又對著他補了句。

“老弟,被女人傷過的心還得靠女人來治,這樣傷會好的更快。你要是願意,姐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