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的李威,看上去男人味十足,特彆的讓她著迷。

“我陪你!”

上官菲兒看了幾秒後,便也拿起一瓶剛打開的啤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這李威要是喝醉了,她獨醒的話也挺尷尬的。

畢竟,就算她想做獵手,那也是要先在李威麵前,偽裝成獵物的。

李威要是醉倒了以後,她豈不是就隻能做獵手了?

很快,李威一瓶啤酒就喝完了。

他將酒瓶放到桌子上以後,便對著上官菲兒看了過去。

因為他們兩個人是有一定身高差的,外加上官菲兒的抬頭喝酒的時候,腰並冇有太直,是有些彎曲的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李威對著她領口看過去的時候,還是能欣賞到一些風景的。

可能是剛纔一整瓶全喝了,喝的有些太猛了,導致他竟然有些上頭了。

盯著上官菲兒的脖子和領口看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就熱氣騰騰的了。

李威用力的嚥著口水,心跳也便的越來越快了。

甚至於,他的視線都開始出現迷糊的痕跡了。

這可不是要醉倒的狀態,而是被上官菲兒給迷的神魂顛倒的狀態。

當然了,酒精的麻醉也是起到一定作用的。

上官菲兒喝完一整瓶後,差點吐出來。

將酒瓶放到餐桌上以後,上官菲兒見李威一直盯著她看,看的很入神。

“小威,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嘛?”上官菲兒一臉好奇的對著李威問道。

一邊問,一邊還對著側臉輕輕擦著。

李威聽後,快速回過神來。

發現自己剛纔有些太過專注後,便憨笑著快速回了句:“冇……冇有的,很乾淨。”

“我看你一直盯著看,還以為是臉上有什麼臟東西呢。那你盯著我看什麼呢?”

上官菲兒這個女人,竟然又對著李威撩了句。

被她這樣問後,李威頓時有些尷尬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來回答她了。

“剛纔菲兒姐喝酒的時候特彆美,我都看的入迷了。”李威最終還是說出了心裡話。

“有這麼讓你著迷嘛?”上官菲兒笑著繼續問著。

“當然有了啊!”李威繼續憨憨的笑著。

“那,你看了以後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呀?”

上官菲兒竟然對著李威貼近了過來,這可是李威冇有想到的。

或許,他是被上官菲兒上次的穿著給迷惑住了吧。

其實,歐陽倩現在也冇有那麼的瞭解她纔對。

看來,上官菲兒在國外這些年,變化還是很大的。

隻不過,她回來以後,想讓歐陽倩看到熟悉的自己而已吧!

李威聽後,憨笑著快速擺手:“不敢不敢,我對菲兒姐絕對隻有欣賞,冇有任何的邪念。”

“哎,那我挺失敗的啊!”

看著上官菲兒這樣歎氣後,李威便眉頭微皺的追問了句:“為什麼啊?”

“我這般迷人,可你看了以後卻一點邪念都冇有,我還不夠失敗嗎?”

上官菲兒這話說的,好像也有幾分道理啊!

李威憨憨的笑著:“那要是這樣說的話,我必須要有邪念,纔不會讓菲兒姐你失敗了?”

“我不喜歡勉強彆人做一些行為,要那種最初的直觀感受。”

上官菲兒這女人,竟然還會在乎這些?

李威剛纔明顯就是說的假話,麵對她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冇有邪念呢?

隻不過,就算有邪念,也不能表露的太過明顯吧!

“對不起啊菲兒姐,我剛纔說冇有邪念是騙你的。其實,剛纔看著你抬頭喝酒的時候,我就已經在腦補畫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