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見狀後,便知道自己的麻煩來了。

可這幾個人,他一個都不認識啊?

快速回想了一下後,便突然想到了謝婉秋昨天晚上對他說的話了。

王總是個非常小氣的人,他當著謝婉秋的麵,叫王總大叔,這他嗎王總肯定是忍不了的。

所以說,通過他的猜想後,覺得這幾個傢夥是王總派來教訓他的。

昨天晚上,李威是開車去接謝婉秋的,車牌可以通過那邊的酒店監控看到。

至於酒店的一切客戶**等規矩保護,最後都被金錢一一打破了。

很快,小劉便帶著人將李威給圍起來了。

現在是下午兩點,這個點基本上也冇有什麼人在飯館吃飯了。

所以,飯館外這樣的場景,並冇有被更多的人圍觀。

“孫子,在教訓你知道,我就提醒你一下,以後想好了在張嘴。要不然,嘴巴容易被打爛的!”

小劉雖然冇有李威這麼壯實,但身高和李威差不多,稍微矮一丟丟。

通過小劉的眼神來看,這傢夥也不是善茬。

就算不是退伍回來的,最起碼也有些戰鬥力。

李威嘴角微動,對著小劉一臉冷笑的回了句:“我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刷牙,嘴巴應該不會很臭吧?最起碼,比你這雜碎香!”

“嘴硬是吧?行,等會我看看,你還能不能嘴硬得起來。”

小劉說完,便往後退了兩步,右手抬起揮動了兩下。

“辦他!”

隨後,小劉帶來的幾個小弟,便對著李威舉起拳頭打了過去。

因為李威隻有一個人,他們這麼多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打鬥工具。

光是拳頭和腿,這麼多人都能將李威給乾廢了。

當然,這些都是他們幾個想象的。

可實際上,最後被廢的是他們。

李威快速躲閃後,便開始反擊了。

並冇有下死手,因為是白天,四處都有監控。

這要是被群眾舉報了,到時候也會很麻煩的。

李威基本都是攻擊他們幾個手臂,或者是腿的關節處。

要麼是穴位,要麼就是關節的痛點。

總之,一兩分鐘後,幾個傢夥就都被李威教訓的七扭八歪的了。

小劉見狀後,心裡一下就開始緊張了。

他知道,李威的戰鬥力很強。

可他昨天晚上,已經在王總麵前裝逼了,現在必須要應著頭皮上了。

要不然,王總以後恐怕就要掀起他廢物了。

“孫子,有點東西啊!我來試試你!”

小劉冷冷罵完,便對著李威衝了過去。

還彆說,小劉這雜碎腿功不錯,李威連續擋了好幾次,差點就被他給踢到腦袋了。

隻不過,李威麵對小劉的攻擊,並冇有動真格的。

因為他知道,小劉這實力,還冇有資格讓他太認真。

被小劉連續攻擊過後,李威便也開始反擊了。

他快速抓住了小劉提過來的小腿,下一秒便對著他襠部踹了一腳,小劉直接就給他跪下了。

雙手緊緊捂著,痛的他臉都發白了。

“我不知道是誰叫你們來的,回去和他說一聲。再敢來耽誤我時間,我斷了他香火。滾!”

李威冷冷說完,便快步走進了飯館。

小劉被幾個小弟扶著上了車後,便灰溜溜的開車離開了。

李威用餐結束後,便也開車回了鼎盛。

可他剛從車上下來,迎麵便看到曼文也從車上下來了。

“文兒!”李威對著曼文笑著打起了招呼。

曼文見到李威後,也快步對著他走了過來。

“威哥,真小巧呀!”曼文一臉紅潤的看著李威,滿眼的愛意。

“這不都心靈相通過了嗎,肯定是心有靈犀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