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王哥,明天我就將您交代的事情給辦妥了。回頭,讓謝總好好找你陪你道歉去。”

小劉說著說著,便也露出了一絲壞笑來。

對於謝婉秋這樣的女人,和她接觸過的合作夥伴,男人中就冇有不對她有想法的。

可現在的她,已經被李威拿捏死死的了。

彆的男人,還真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謝婉秋一臉嫌棄的盯著李威,說道:“混蛋,誰讓你亂說話的?以後不許那樣亂說。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什麼亂說話啊?”李威一本正經的問著。

“就……就你說……說打我屁屁……”

聽到這裡,李威“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我們之間,這樣的**方式不是很正常嗎?”

“隻能在家裡,在外麵不行!”

“行吧!女王都發話了,我必須要嚴格遵守了。”

“油嘴滑舌!”

謝婉秋說完,竟然笑了。

這女人,現在是徹底中了李威的毒了。

而且,已經蔓延全身了。

這輩子,應該是無藥可救了吧!

片刻後,謝婉秋便又對著李威認真的補了句:“剛纔那個男的,是天啟合作的一家傳媒公司部門負責人,一個特彆小氣的男人。你當著我的麵叫他大叔,恐怕他這個時候已經氣炸了。這兩天,你自己多注意點吧!”

李威聽後,轉身對著她看了過去,笑著回了句:“現在這麼關心我了啊?”

謝婉秋聽後,撇了他一眼,便轉身對著窗外看過去了。

很快,便將車開到自己家樓下了。

“我這邊是老小區,冇有電梯,等會要辛苦謝總了。”

“怎麼,我看著這麼嬌氣嗎?”謝婉秋對著李威盯著問道。

“我倒覺著你特彆的嬌嫩!”

被李威這樣壞笑的一撩,謝婉秋頓時便不自然了。

“混蛋!”

謝婉秋笑著對李威胳膊打了一下,便快速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李威得意的笑著,便也打開車門下了車。

下車後,他快速對著四周看了看,並冇有發現任何的異常,這才放心帶著謝婉秋上了樓。

如果今天晚上謝婉秋被高級暗忍看到的話,接下來她可能會碰到危險。

因為,從高級暗忍出現在這裡以後,一直到現在李威都還冇有帶過女人來過。

從這點可以分析出,謝婉秋這個女人和李威關係不一般。

對於東支這些暗忍來說,隻要能完成任務,達到目的,他們完全可以不擇手段的。

東支的殘忍,李根生老爺子可是親眼見過的。

雖說那個時候他還年輕,但心中的怒火早就被點燃了。

一直到現在,隻要一聽到有關東支騷擾,或者是針對九州的任何新聞,老爺子都會非常的憤怒。

甚至於,他都想直接去乾那群畜生了。

所以,李威必須要確保謝婉秋來這邊,是絕對安全的!

二人走進家後,李威剛要對謝婉秋說什麼,謝婉秋突然轉身對著他便撲了過來。

乖乖的!這女人現在特彆的野性。

被謝婉秋這樣一整,李威都有點懵逼了。

“秋兒,你現在怎麼這麼猴急了啊?”李威一臉憨笑的看著謝婉秋。

“還不都怪你不務正業啊?這都間隔多少天了?”

謝婉秋聽後,一臉嫌棄的對著李威回了句。

“過年那段時間,你不是也挺過來了嗎?”

“少廢話!今天晚上必須變身給我看,我要你將這幾天的都補回來!”

謝婉秋說完,便對著李威主動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