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帶著王欣怡一直練習到了很晚,反正最後他們都累到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隻不過,等李威醒來的時候,發現王欣怡已經不在房間了。

李威眉頭微皺,眯著眼睛緩緩坐了起來,右手輕輕摸著後腦。

緩衝了片刻後,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又是下午了。

現在是下午兩點,王欣怡應該是在鼎盛了。

昨天晚上,李威考慮到距離鼎盛太近的話,他和王欣怡熬是從賓館出來,被鼎盛的同事看到,到時候肯定又會在公司傳的沸沸揚揚了。

所以,李威昨天晚上特地讓代駕小哥,開的距離鼎盛稍微遠一點的賓館停下的。

當然了,也不是特彆的遠,也就一兩公裡吧。

王欣怡打車的話,也就五到十分鐘。

他打開手機,除了有王欣怡的資訊外,還有曼文的未接電話和資訊。

王欣怡的資訊內容,自然是調皮的話語了。

讓他在這邊多休息會,公司那邊她會幫忙盯著的,有事情會第一時間通知他的。

經過昨天晚上的指導後,王欣怡這小女人,對李威似乎更加乖巧聽話了。

不過,李威現在卻又了一絲擔憂。

他在江城這邊需要守護的女人越來越多,對她們的保護就越不能疏忽。

可他和鬆山次郎的仇,似乎段時間內是無法徹底結束的。

鬆山次郎家族,在整個東支也是非常有實力的。

就算現在,他擁有紫威娛樂,還有她們的財力和他自身的關係網絡,也可以和鬆山家族對抗一下。

可麵對源源不斷的暗忍,李威現在,冇有太多的幫手,在江城可以讓他安排來保護她們了。

所以,這件事上,也是越來越讓李威頭疼了。

至於曼文的資訊,自然是關於鼎盛這邊推廣問題了。

李威看完資訊後,便給曼文打了過去。

隻不過,曼文那邊一直冇有接通。

李威想曼文可能在忙,因為這個點剛午休結束,忙碌也正常。

他將手機放下後,便對著洗手間走了進去。

沖洗了一下,然後又開始洗漱。

全部都收拾好以後,便拿著手機和車鑰匙出門了。

到樓下退完房,李威在賓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完飯便開車去了鼎盛。

可他剛到鼎盛樓下,手機突然響了。

原本李威以為是曼文回過來的,可拿起一看才發現,竟然是米琪打來的?

那天晚上以後,李威和米琪也有好幾天冇有見麵了。

李威接通電話後,笑著問道:“怎麼了瘋丫頭?幾天不見想我了啊!”

“我纔不想你這個臭大叔了,哼哼!”米琪一臉嫌棄的回了句。

“那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呢?”李威笑著繼續問道。

“小北找你有事!讓我約你來基地一趟。”

“小北找我?他不是有我聯絡方式嗎,為什麼不自己給我打電話呢?”李威一臉好奇的接話道。

“他說麵子冇有我打,怕他給你打電話了,你這個大忙人冇有時間接喲!”

“還彆說,我這幾天的確挺忙的。”

“忙著和那些老阿姨約會吧?臭大叔!”

聽米琪這意思,好像好有些吃醋了。

“聽你這口氣,吃醋啦?”李威樂嗬嗬的笑著。

“纔沒有,本小姐身邊有的是鮮肉小奶狗圍繞,忙的很呢!”

“喲!這話說的,那你這麼忙給我打電話,我可太榮欣了啊!”

“必須的,你可不要不識好歹喲!”米琪笑著回了句。

“可你身邊的那些鮮肉小奶狗,加起來都達不到我一半的時長吧?我這個大叔所能帶給你的快樂,可不是他們那群軟腳蝦能比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