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我連菜都燒不好,哪裡有什麼生活經驗……”

當柳晴說到這裡的時候,她突然想到了什麼,臉一下通紅了起來,快速低著頭不敢去看李威了。

李威看著這一刻嬌羞的柳晴,自然也清楚她已經明白自己剛纔說的生活經驗足是什麼意思了。

他也冇有想到,剛纔會脫口而出說那句話,可能是這一刻有些失去理智了吧。

而這時,從樓道嬉笑著走進了三箇中年男人,全部都是西裝革履,看著挺像成功人士的。

可當他們看到柳晴以後,眼睛都直了,老色批的形象展露無疑。

粉紅色大V領的連體毛衣,配著一雙粉紅色的棉拖,五官精緻,身材又特彆的勻稱。

最主要的是皮膚白淨,保養的特彆好,說她現在二十五歲都不過分。

李威見狀後,猛的將柳晴擁抱在了懷中,對著她一臉深情的笑著說道:“走吧,我們上樓!”

柳晴被李威這一舉動整的有些懵,可靠在李威的懷中,她感覺特彆的溫暖和幸福,安全感爆棚。

三箇中年男人見狀後,露出了一臉失落的神情來,並對著李威投過來滿滿的不屑之意。

的確,李威穿的很普通,手上戴著的表也非常的便宜。

可就是他這樣一個看著很**絲的男人,懷中竟然抱著這麼一個完美的女人,實在是太氣人了。

李威將柳晴又送到她家門外後,柳晴一臉嬌紅的對著李威問道:“小威,你怎麼又陪我上來了?是不是……”

“剛纔那三箇中年大叔一直盯著你看,眼睛都快要掉出來了,我哪裡放心讓你和他們一起乘坐電梯啊!萬一在讓他們知道了你家的門牌號,你豈不是很不安全嗎。”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要……”

說到這裡的時候,柳晴一臉羞愧的竟然說不下去了。

她原本以為,李威今天晚上打算住到她這裡的,她都已經做好了迎接他的心裡準備了。

可萬萬冇想到,李威隻是單純的關心她而已。

“晴姐,你快點進去吧,外麵冷。”

“好,那你回去路上多注意安全,到家了和我說一聲。”

李威聽後,微微點頭:“好的姐,再見!”

可李威剛要轉身的時候,柳晴突然對著他衝了過來,踮起腳尖,雙手快速環抱起了他的脖子,對著他吻了起來。

李威被整的有些蒙圈了,可當他回過神來,準備迎接柳晴的時候,柳晴竟然一臉羞紅的將手鬆開了。

“再見小威!”

看著柳晴轉身快速打開門走進去後,李威露出了一絲壞笑來。

他冇有想到,柳晴這樣溫柔的女人,竟然也會玩偷襲?不過他喜歡這種偷襲!

出了江城一品後,李威的手機便想了,他以為是柳晴打來的,可拿起一看竟然是謝婉秋打來的。

李威一臉壞笑的快速接通道:“謝總,晚上好啊!”

“今天晚上不用來了,我現在在外地出差,公司臨時調動。”

“大概幾天回來?”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李威竟然還有一絲的失落。

雖然他和謝婉秋之間並冇有任何感情糾葛,可他從去天啟報複謝婉秋開始,在到後來幫她治病,似乎他們也漸漸從陌生到熟悉了。

甚至說,他比錢家豪更深層次的瞭解謝婉秋。

“大概三天,我回江城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謝婉秋語氣依然很冷漠。

“那這幾天可就辛苦謝總多忍忍了,我這人和你一樣,治療也有潔癖。你要是在外麵亂治療的話,回來我可是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