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曼文同學這麼想熬夜學習嗎?”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

“這不碰上你這個好老師了嘛,就想多學習學習。畢竟,這樣的機會不是天天有的呢。李老師平日裡那麼忙,哪裡能天天來我這裡指導學習呀!對吧李老師?”

曼文這個女人,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她啊!

雖說她自己的私人世界一片恐怕,但情商依然是非常高的。

在職場,她可以混的遊刃有餘。

這一點,李威也是非常認可的。

“有一說一,最近的確很忙。”李威樂嗬的笑著回了句。

“隻是最近忙嘛?”曼文一臉壞笑的盯著李威。

“怎麼,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有這麼好的機會,每天讓我到家裡去同學補習的嗎?”

李威這個混蛋,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聽李老師這麼一說,我感覺自己好榮欣喲。那,我今天晚上更要好好通宵學習一下了,得對得起李老師你的付出出行呀。”

聽完曼文的話後,李威無奈的苦笑了起來。

這女人,調皮起來還真是調皮。

李威吸完最後一口煙後,便將菸頭放進了菸灰缸裡滅掉了。

其實,曼文的臥室裡放著菸灰缸,李威剛看到的時候也是非常驚訝的。

隻能說,這個女人對細節的把控實在太強了。

還好他們現在走到了一條線上,要是曼文被東耀那邊收買的話,李威還真不太好對付了。

即便今天晚上拿捏了曼文,但李威心裡也很清楚,她這樣的女人,想要徹底拿住的話,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行。

一切的誘惑,都歸功於利益的最大化。

隻要利益足夠的誘人,底線和原則最後也可以拋之腦後的。

這不僅僅侷限於職場,可以說整個社會都使用。

因為人終究是人,控製力是有極限的。

當被外界誘惑打破自身的控製極限後,便會漸漸淪為工具!

滅掉煙後,李威便對著曼文一臉壞笑的看了過去,柔聲說道:“曼文同學,準備好通宵學習的準備了嗎?李老師可要開始給你上課咯!”

“嗯,開始吧李老師。”

曼文這女人,對待李威的授課倒非常的積極。

隨後,李威便開始帶著曼文學習了起來。

對於曼文來說,可能她平時也側耳旁聽到過一些知識,可想要變成自己的知識儲備的話,還是要專注的好好學習一下才行。

通宵學習,的確是非常傷神的,特彆的累。

看著曼文呼呼大睡的樣子,李威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壞笑來。

隨後,他便也躺下休息了。

現在都淩晨五點了,外麵天都開始矇矇亮了。

隻不過,李威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他全身痠疼的坐了起來,一邊搭著哈欠,一邊伸著懶腰。

轉身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曼文已經不在臥室了。

李威拿起手機看了看後,發現有曼文的資訊。

資訊上說,她已經在公司了,讓他醒了以後和她說一聲。

李威看完資訊以後,便給曼文打了電話過去。

很快,曼文那邊就接通了。

“威哥,你醒了啊?”曼文笑著說道。

這一刻的曼文,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因為,她今天來公司的時候,路過的不少女同事,都誇她滿麵紅光,氣色特彆的好。

還瞧瞧問她,用了什麼牌子的護膚品了。

曼文當然不好意思說,是用的威牌精華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