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就這麼想醉嗎?”李威對著曼文一臉壞笑的撩著。

“麵對你,我這一刻隻想醉。”

李威聽後,便對著曼文一臉深情的吻了過去。

今天晚上,指定是要讓曼文好好醉一場才行了。

可能是太過忘我了,李威讓曼文醉的方式有些粗魯,曼文雙手抓著他的胳膊特彆的用力。

看著這一刻雙眼緊閉,緊緊咬著下唇的神情後,李威便對著她弱弱的問了句:“很疼嗎?”

“嗯,疼……”

這個時候,李威便也明白了一切。

可能是曼文太會勾人了吧,導致李威這一刻有些忘我了。

原來,曼文並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樣老道。

她的個人世界,似乎比職場要空白的多。

而李威,正是幫她填充個人世界的第一個男人。

果然,李威朝著撿漏大師的方向越走越近了。

“那,我溫柔點。”

“嗯,好……”

漸漸的,曼文便也開始釋懷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緩緩坐起來,點上一支菸的時候,曼文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來了。

“需要我出去抽嗎?”李威對著曼文笑著問道。

曼文一臉幸福的搖了搖頭:“不用,我喜歡看你抽菸的樣子。”

這女人,還真是會說話,李威聽她這樣一說後,心裡美的很啊!

“你要不要來兩口?”

李威說完,便將煙對著她遞了過去。

曼文緩緩坐了一起,貼身李威依靠在床頭,接過李威手中的咽,學著抽了一口。

可下一秒,便被嗆的連聲咳嗽了起來。

李威見狀後,樂嗬的笑了起來。

“壞蛋,不許笑!”

曼文對著他嘟囔著嘴,邊罵邊對著他胸口輕輕敲打了起來。

李威一邊接過她手中的煙,一邊將她猛的抓緊了懷中。

左手叼著煙,右手緊緊摟著曼文,一臉壞笑的貼著她撩道:“醉的還滿意嗎?”

曼文被李威這樣一撩,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

即便她平時表現的很乾練,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麼的身經百戰了。

實際上,她的個人世界一片空白。

甚至於,連之前的謝婉秋都比不過。

更彆說,柳晴、歐陽倩和方婷了。

不過,比起冷柔來,她們誰更勝一籌,得等到李威回頭找冷柔驗證以後才知道了。

“嗯……”

看著曼文一臉羞紅的低著頭應著,李威更加得意了。

“文兒,你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對你的感覺是什麼樣子的嗎?”

被李威這樣一說後,曼文便緩緩抬起頭,對著李威看了過來。

“什麼樣子的呢?”

曼文很好奇,她也想聽聽看,李威第一次和她,在謝婉秋辦公室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他對她的印象是什麼樣子的?

“那個時候,我覺得你這個女人眼睛特彆的勾人。心想,這絕對是一個在職場身經百戰的女人。”

“我給你的第一感覺是這樣的啊?”曼文一臉驚訝的看著李威。

“可不是嗎,你長著以上狐媚勾人的眼睛,看了第一感覺就以為是老司機了。”

“討論,人家纔不是什麼老司機了。”曼文對著李威一臉嬌氣的打了兩下。

李威樂嗬嗬的笑著,繼續說道:“可我冇有想到,你的個人世界一片空白。”

“很差勁嘛?”

被李威這樣一說,曼文便對著李威好奇的追問了起來。

畢竟,她心裡也很清楚,李威現在這個級彆,肯定不太有耐心帶實習生的。

“憑你的聰明伶俐,我今後多指點一下,很快就能出師了。不過,你自己也要多上點心才行哦。”

“那,李老師能不能現在多指導指導我呢?我想多學習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