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曼文說完,便對著她舉起了茶杯來。

曼文見狀後,便也拿起了茶幾上自己剛喝過的茶杯,對著李威的茶杯輕輕碰了過去。

“乾杯!”

李威一大口將一整杯茶全喝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和的是紅酒了。

曼文見狀後,也是一大口全都喝完了。

可下一秒,曼文這女人就開始戲精上身了。

她竟然真的醉了,暈暈乎乎的便對著李威懷裡就過去了。

李威被曼文這樣一個舉動給逗的,直接就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演的稍稍微微明顯了點啊!”

“威哥,人家真的頭很暈嘛。要不,你扶著人家先進臥室休息可以嘛?”

既然曼文都說到這份上了,李威自然要獻出一些愛心了。

要不然,豈不是顯的他非常的冷漠?

“行,那我先扶你進臥室休息。”

李威笑著說完,便將曼文給扶了起來,對著她的臥室走了過去。

可剛走兩步,曼文便不走了。

“威哥,我全身癱軟,瞬間一點力氣都冇有了,要不你抱抱我吧?”

關鍵曼文這麼差的演技,這女人竟然硬生生的忍住冇有笑?

李威這個時候,都快要忍不住了。

但他現在要是笑出聲來的話,的確也不太合適。

冇有辦法,也隻能按照曼文的意思來,繼續配合她往下演了。

“怎麼個抱法呢?”李威對著曼文認真的問道。

“隨便你怎麼都行,我都能接受。”

這話說的,是不是過於隨便了點?

“那就公主抱吧!這樣,我更雙手一些。”

李威說完,便猛的將曼文給公主抱了起來。

曼文身材很好,但抱起來的時候卻感覺挺輕的。

果然身材好的女人,肉都是長到點隻上了。

不該長肉的地方,真的是一塊都冇有多啊!

李威將曼文抱起來的時候,左手還刻意對著她胸口搭了過去。

曼文肯定是能感受到的,但她又不好意思多說。

因為,現在她上演的是醉酒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整個身體都是酥酥麻麻的,一點小小的觸碰,基本是感受不到的。

“這樣抱著好受點了嗎?”李威對著曼文一臉壞笑的問著。

而這個時候,李威的手也冇有閒著,整的曼文臉直接就紅透了。

這一刻,看著還真像是醉酒了。

“嗯,好多了。隻是,威哥你一直撓我乾嘛呢?被你這樣撓著,我感覺更癢了呢。”

曼文這個女人,還真是會勾人,被她這樣一說,李威更來精神了。

“那我多幫你撓撓?”李威一臉壞笑的快速接話道。

“威哥,你真壞!”

這個時候,曼文終於還是咽不下去了,對著李威一臉嬌羞的說了句。

“要不,讓你見識見識我到底有多壞?”

“怎麼見識呢?”

“你想怎麼見識都行!”

李威說完,已經將曼文抱進了她的臥室。

可就在李威準備將曼文放下,然後去將臥室的門關上的時候,曼文竟然雙手環扣住了他的脖子,然後便對著他主動吻過來了。

“威哥,能不能幫我醒酒完以後在談工作呀?我……我真的很難受……”

“既然你醉的這麼嚴重,那我就先幫你好好醒醒酒吧。”

李威一臉壞笑的說完,便開始幫曼文醒酒了。

漸漸的,曼文從醉意中緩緩清醒了過來。

她一臉羞紅的看著李威,弱弱的說道:“威哥,能讓我再醉一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