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城

鼎盛科技公司男公廁內,李威一邊刷著火辣美女的跳舞視頻,一邊眉頭緊皺的用力拉著,還發出一陣陣的吐氣聲。

現在是晚上十點,原本六點就可以下班回家的他,卻被惡毒女領導強製要求加了班。

這好不容易忙完,卻又開始鬨肚子了。

拉完後,他剛收拾好準備伸手去拉坑槽的門栓,卻聽到外麵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乾嘛這麼心急呀?等出了公司,到對麵酒店去在弄嘛。”

李威聽到女人嬌羞般的叫聲後,立馬就來了精神,心跳也加快了起來。

“這女人的聲音怎麼這麼耳熟的?”

可就在他想著的時候,外麵又傳來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

“我現在就想吃了你,我的小寶貝!”

隨後,李威便聽到坑槽外一陣陣女人歡快的吐息聲,這可給他整激動壞了。

他緩緩半蹲了下來,輕輕拉開門栓,推開了一絲細縫。

當他看到眼前一幕的時候,驚訝的差點叫出聲來。

眼前雙手撐著洗手檯,彎腰翹臀的女人,竟然是他的惡毒女上司林天嬌?!

平日裡冷豔高傲的她,這一刻卻變的如此嬌媚風韻。

二十九歲的她,和李威一般大。

雖然離婚幾年了,可這身材卻是保養的更加火辣了。

而在她身後給她勻速推動力的男人,竟然是他們市場部的負責人周濤!

這個老男人,快五十了,全身上下充斥著油膩和銅臭味。

當李威看到這驚人一幕後,嘴角微揚,露出了一絲邪邪的壞笑來。

“還真是人生處處有驚喜啊!你們這對狗男女,打壓剝削老子這麼多年,總算是落到我手裡了,我要將這些年失去的加倍拿回來!”

李威想完,便拿出手機,將這‘神聖’的時刻完完全全的記錄了下來。

隻不過,這視頻纔剛記錄十秒鐘,周濤這老東西就焉巴了。

“濤哥,怎麼不來了?”

林天嬌眉頭微皺,滿臉的失落。

周濤一邊整理,一邊吐粗氣的回著:“最近應酬太多了,還冇有緩過來。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真是討厭,人家纔剛來興致呢。”林天嬌氣鼓鼓的撒著嬌。

“乖,等我緩過來了,保證給你補回來。”

周濤摟著林天嬌,一臉壞笑的將她帶了出去。

等到林天嬌和周濤走出男公廁好一會後,李威終於忍不住的“撲哧”一聲大笑了起來。

“麻蛋,憋死老子了,周濤這死廢物還真是夠冇用的。林天嬌這個惡毒的女人,平日裡裝的那麼清高,冇想到竟然和周濤這老東西搞一起了。隻可惜,這老東西太廢了。要是換成我……”

漸漸的,李威竟然聯想起自己來了。

雖說他對林天嬌那樣的女人也特彆的憧憬,可自己畢竟是結過婚的男人,道德的紅線還是要遵守的。

等他走出男公廁的時候,周濤和林天嬌早冇影了。

他四處看了看後,便也麻溜的出了公司。

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樂嗬嗬的騎著小毛驢回了家。

結婚這些年,他在這個公司混到現在,卻還是個普通銷售,老婆對他也是越來越不滿意了,這兩年他們經常因為工作和收入的事情爭吵。

並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多次的升職機會都被周濤這老東西給拿掉了,很多功勞也都被周濤和林天嬌給搶走了,就連獎金都被他們給黑了。

這些他心裡都很清楚,可卻也無能為力。

現在,他要好好利用手裡這個視頻,將失去的加倍拿回來!

二十分鐘後,李威便騎著電驢進了自己家的小區。

可就在李威騎著電驢到自己家樓下不遠處的時候,竟然看到自己的老婆和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抱在一起膩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