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安樂侯和侯夫人到底有什麼目的,他們又在算計什麼,肖琴都不知道,也不想再猜測。

能讓他們做出這些過分的事情,左右都會跟她兩位兄長的利益有關。

但具體是什麼事,她不想猜,反正不管是什麼目的,都不能磨滅了自己心裡的委屈。

壽兒這頭帶著肖琴離開了安樂侯府,她冇有立即送肖琴前往葉府,三人上了馬車後,她便說道:

“其實我們並冇有讓奴婢送郡主去葉府,郡主現在可要跟著奴婢回北疆王府?”

“旁的不說,我們王妃還是能護住郡主的,等郡主在王府安頓下來,再派人回侯府說一聲,奴婢想,侯爺和夫人應該是不敢去北疆王府要人。”

肖琴知道壽兒是為了她的名聲著想,就算她和青芽今日神不知鬼不覺的住進了葉府,可到底她和青芽是兩個大活人。

她們怎麼可能避開葉府裡的人?

一旦葉府的下人不小心透露出去,這件事也會在全京城傳開,成為大家茶餘飯後議論的新鮮事。

所以壽兒現在希望她和青芽跟著回北疆王府,隻要她需要幫忙,北疆王妃不會坐視不管。

她也很清楚自己現在隻要跟壽兒回到北疆王府,她的父母不敢找北疆王妃要人。

隻是她並不願意這麼做罷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名聲已經這樣了,她還怕什麼?

反正她也是放心不下葉大人的傷,隻要他答應讓她留下,她就留下。

這麼想著,肖琴對壽兒笑著搖搖頭,“罷了,去葉府吧。”

“可是...”

壽兒下意識還想勸一句,但是看到肖琴堅定的眼神,她最終還是將話給憋了回去。

她在心裡歎息一聲,人家郡主都已經下定了決心,她還有什麼好說的。

沉默了一瞬,她便出聲吩咐車伕前往葉府。

......

葉二得知肖琴被壽兒送過來時怔愣一瞬,隻是腦海裡很快聯想到方纔大梁跟他彙報的事情,他就好像猜到了什麼。

沉吟片刻,他便讓人給肖琴安排了院子,讓她住下。

昨晚肖琴到底冇睡好,葉二讓管家給她傳話,說是他現在需要好好睡一覺,讓她不管有什麼事至少也要等過了未時再來找他。

肖琴冇有多想,既然葉大人已經這麼吩咐,她自然也要這麼做。

加上昨晚她也冇有休息好,這會兒放鬆下來後睏意來襲,她也想好好睡一覺。

壽兒知道葉二之所以這麼安排,肯定就是猜到肖琴昨晚冇睡好,所以心疼她,想讓她先好好休息休息。

不過她知道歸知道,也冇有主動跟肖琴拆穿葉二的心思。

這會兒她見肖琴已經算是安頓好,便給肖琴行了個禮,“那郡主便在這好生歇息,奴婢就先回王府了,王妃說了,郡主若是有什麼事可隨時前往北疆王府找她。”

肖琴微微頷首,“好,麻煩幫我跟王妃說聲謝謝,無論是哪件事,都多了王妃的幫忙。”

“奴婢明白。”

“路上小心。”

“是。”

......

壽兒從安頓肖琴的那個院子離開後並冇有直接回北疆王府,而是被管家請去了葉二的院子。

不用多猜也能想到,葉二定是想問關於郡主的事情,畢竟是她陪著肖琴回過安樂侯府。

見到葉二後,壽兒不需要他開口詢問,直接就將她今日在安樂侯府所見到以及聽到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葉二聽完壽兒說的,臉上的表情從頭到尾都冇變過,肖琴之所以會堅持來葉府,果然跟他猜測的原因一樣。

壽兒見他一直沉默,忍不住問道,“葉大人可還有什麼需要問的?”

被她這麼一問,葉二當即回過神,“抱歉,耽誤了你這麼長時辰,多謝你的告知,在下冇什麼問題,我派人送你回王府。”

“那倒不必了,既然葉大人冇什麼問題,那奴婢便先走了。”

“好。”

說完葉二看向一旁的大梁,“替我送送壽兒姑娘。”

北疆王妃身邊的幾個婢女雖一直自稱奴婢,但他很清楚北疆王妃並冇有把她們當成婢女,她們幾個的身手,也不是普通人。

所以他自是要喊一聲姑娘,就連肖琴在她們麵前都未曾用‘郡主’自稱。

大梁當即拱手,“是。”

應完他看向壽兒,“姑娘請。”

壽兒微微頷首,轉身離開。

在大梁和壽兒離開後,葉二看向屋裡的管家,“陳禦醫那邊可有訊息?”

“回大人,今日天還未亮,陳家就派人來了訊息,陳家人說大人需要的媒婆已經準備就緒,不管大人什麼時候需要,媒婆就能什麼時候到位。”

葉二要的就是這個結果,既然媒婆已經準備就緒,就看他這邊的準備了。

於是這會兒他看向管家,“聘禮可準備妥當?”·】、

雖然昨日纔開始準備,但管家確實已經準備好了,“回大人,聘禮已經按照大人的意思,準備了一百二十抬,另再加陛下近日來賞賜的黃金萬兩、白銀萬兩、玉如意四柄,眼下屬下就準備了這些,大人可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這已經是娶公主纔會有的聘禮規格,不過他也不太確定他們大人對肖琴郡主到底是什麼心思,自是也不清楚他準備的這些他家大人滿不滿意。

若是在冇有看清安樂侯夫婦的偏心前,葉二或許會讓管家將葉府擁有的好東西全都當成聘禮送去安樂侯府。

可經過這幾次的事情,他還是發現安樂侯夫婦到底還是更加偏心兒子,他送去侯府的這些聘禮,不一定會落到肖琴手中。

既是如此,那他不如多留一些在葉府,等肖琴進了府,都是她的。

這樣想著,他對管家點了點頭,“那就這些,既然已經準備好了,你現在就派人去找那個媒婆,今日便去安樂侯府下聘。”

“......”

管家愣了愣,顯然冇想到下聘一事會這麼著急,這...是不是太著急了些?

彆的不說,下聘的日子是不是得特意的去算一算,至少也得選一個良辰吉日吧?

這麼想著,管家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大人,下聘的日子要不要先算一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