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先生……”

馬邦德急匆匆的推開了房門。

見到床上的林無恨還在昏睡之中,他放輕了腳步。

與雪蓮以及楓無休打了一個招呼後,這纔來到來林漠的身邊,輕聲說道。

“那顧河已經開口!”

林漠起身示意馬邦德來到走廊之上。

“他有交代出幕後的指示的人嗎?”

提及此人,林漠的臉色明顯的便的難看了起來。

“勞倫斯家族!”馬邦德回答道。

“根據他們的交代,這次衝擊隔離地帶事件,是他們一開始就謀劃好的。”

“濁青幫成員的身份,也是幾人殺了原主之後,冒名頂替的。”

林漠聽完眉頭已經擰到了一起。

這勞倫斯家族做事根本冇有任何底線,甚至說冇有任何任性可言。

不僅投毒,甚至還想將這傳染病徹底擴散出去。

“行,我知道了,過幾天,我會去找而去那邊一趟。”

“這勞倫斯繼續存在始終是個禍患。”

說完林漠話鋒一轉。

“解藥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吧?”

馬邦德立即點了點頭。

“我已經把頭一批解藥送到醫師的手上。”

“眼下他們已經恢複,正在加班加點的趕製!”

“隻不過……”

說道此處,馬邦德頓了一下,麵露難色。

“人數太多,我們的中草藥存量還存在一個巨大的缺口!”

前線近兩百萬的感染者,基數實在過於龐大。

單單靠三區自身的中草藥存量根本就不夠。

林漠得知這一情況之後,直接了當的問道。

“哪個區藥材儲備量最多?”

“五區!”馬邦德回道。

“他們是整個死亡島麵的最大的地區,而且五區常年種植藥草出售。”

“要是論藥材儲備的話,必定是他們當首。”

說到此處,馬邦德自然也知道林漠想法。

“林先生,你若是想去五區那邊的話,還需要注意一點。”

“他們最近那邊不太安生!”

林漠帶著好奇問道:“難不成,他們你又出現了大規模的刺殺事件?”

之前,他便和黑玫瑰去過一次五區。

並且還救下了不少人。

這事纔剛過去不到一個月。

眼下竟然又出問題了!

馬邦德搖頭道:“那道也冇有,具體情況我冇有深入瞭解。”

“不過手下傳來的情報說提及了一些。”

馬邦德回憶了一番之後,繼續說道。

“據說是他們五區,突然出現了一批醫師,到處找人比試醫術。”

“而且都是賭手賭腳甚至是賭命的。”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十幾位成名的醫師,砸他們手上了。”

聽到這個訊息,林漠瞬間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醫師之間確實存在比鬥切磋的現象,並且也比較頻繁。

隻不過,像五區那樣,賭注涉及到手腳姓名的卻是極其少見。

除非是雙方之間,存在著不可調節的血海深仇。

尤其五區這種,大規模的比鬥現象更是少見。

想到此處。

林漠收回了心思。

眼下再怎麼推測,倒不如去五區檢視一番。

反正自己正好也要收購大量的藥材。

“老馬,藥材的事情,我來解決就行了。”

“前線這邊,你統籌規劃好,能救多少人就先救多少人!”

“另外,多注意各勢力成員身份的真實性!”

眼下前線正處於混亂之際。

勞倫斯家族想要安插探子極其容易。

這點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