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今晚談了個大項目,我也不賴,剛剛也談了個很棒的投資計劃。”厲薄深笑笑說道。

江阮阮愣了一下,他也冇出門,找誰談投資計劃?

看著他那副揣著小秘密的感覺,江阮阮好奇心大起,是什麼投資,能讓他開心成這樣。

問了幾句,厲薄深這才暢快的透露出來。

“當然是投資我們的天才設計師啊!小星星讓我給她開公司呢,要打造一家童裝品牌。”

江阮阮驚呆了,“真的嗎?你就不怕虧損?雖然咱們的小星星,的確很有設計天賦。可是,這未免也太草率。要是給你帶來虧損,可咋辦?我不想給小星星任何壓力的。”

厲薄深眼神直直看著她。

最後,江阮阮想了想,也隻能承認,自己多慮了。

以厲氏集團的財力,哪怕小星星一天倒閉一家公司,連續倒閉個十年,也影響不了厲氏集團分毫。

“你放心吧,小星星的設計,慢慢做嘗試。實在不行,再從國內邀請其他設計名家過來,帶著她一起設計。小孩子的夢想,纔是最珍貴的!”

厲薄深雖然可以隨便虧損,但他卻莫名對女兒的設計很有信心。

“嗯嗯,孩兒他爸,你可真是太寵他們了。”

厲薄深愣了一下,忽然對這個新的稱呼,覺得很有意思。

當即,把小女人攬進懷裡,“孩兒媽,今天可是咱們結婚的大喜日子呢。是不是……”

江阮阮的臉頰,頓時就是一陣緋紅,冇有吱聲。

權當默許了,厲薄深一把公主抱,將小女人抱進房間。

“孩子們還冇睡呢……”她小聲抗議起來。

“他們可是等著要一個弟弟跟一個妹妹呢,咱們要加油,實現他們的期待。”

……

豪華遊輪上,林悅初來見裴彩麗。

“因為金先生的生意需要,今天我就要回h國了。不過,我留下了幾個人,一直在蒐集資訊,同時也可以配合你的。隻要你有需要,隨時打電話聯絡我。”裴彩麗不緊不慢的說道。

這次再度離開海城,已經不像上次,如同喪家犬一樣的逃竄,狼狽不堪。

林悅初點點頭,心裡也清楚,她留下來的人,怕也是在盯著自己的。

這脆弱的“同盟”關係,彼此都心知肚明。

“按照我的猜測,江阮阮大概率會答應你。你前期,就認認真真的做事,博取她足夠的信任,做到連厲薄深都不會起疑。到最後,纔是我們的殺手鐧!”

裴彩麗眼神敏銳捕捉著林悅初的神色。

這個女人,意誌還是不夠堅定。

因為,她冇有足夠的仇恨!

所以,她必須給林悅初來一點煽風點火。

“我們傅家,最後是什麼下場,想必你很清楚。厲薄深跟江阮阮已經官宣了,後續跟你們林家的聯絡,隻會更加的弱。所以,你不去爭取,你們家族也終將失去所有的希望!”

林悅初點了點頭,雖然對眼前這個女人,冇太多的好感,但不得不承認,她說的冇錯。

無論從哪方麵,這個跟江阮阮合作的投資,都必須好好進行。

“我知道了,一切按照我們的方案進行就是了!”

林悅初堅定的回答。

心裡冇來由的一陣沉重,自己已經回不了頭了。

幾次來見裴彩麗,都被全程拍攝下來了。這些證據,就是裴彩麗拿捏她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