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聽到聲音,都齊刷刷的往回張望。

蘇博海大吃一驚:“斯予來了?斯予啊,快來坐,我們就在等你和蘇唯呢。”

“斯予,阿唯人呢?”江曼荷故意問。

陸斯予微微一笑:“阿唯懷孕了,不太方便出門,所以我來代她送賀禮。”

蘇婕坐不住了:“她懷孕了?她不是打胎了嗎?”

“阿唯好歹也是你姐姐,你在背後敗壞她的名聲,合適嗎?”陸斯予眯了眯眼,勾唇反問。

蘇婕被他鎮住了。

蘇博海忙幫著說話:“咳咳,斯予啊,小婕也不是故意的嘛。她肯定是聽到外麵的謠言,就胡亂相信了。”

緊接著,他又問蘇婕:“蘇婕,你說對吧?”

“對對對,爸您說的太對了。”蘇婕借坡下驢,她可得罪不起陸斯予:“姐夫,我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諒妹妹這一次。”

陸斯予冷笑,並不表態,蘇博海知道陸斯予這事兒冇完了,他咬咬牙,反手就給了蘇婕幾耳光:“讓你胡說八道!你姐姐和你姐夫好的很,那是天作之合!”

蘇婕慘叫不已。

陸斯予聽得煩,眉頭皺了皺,說不必在打了,然後把賀禮放桌上,飯也冇吃,就走人了。

陸斯予剛出了蘇家,就看到霍景琛坐在他的車蓋上,還嘲諷說:“想不到陸總,也是這麼卑微的人。”

“你想說什麼?”陸斯予看向他。

他冷笑:“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阿唯應該早就煩你了吧?你這麼逼著她,困著她,是君子所為嗎?”

他聽到蘇唯懷孕了,就知道陸斯予又用了強。

陸斯予笑了笑:“阿唯,阿唯也是你叫的?霍景琛,你就隻是個私生子,也隻會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而已!你拿什麼跟我鬥?跟我搶阿唯?”

陸斯予一撞,霍景琛就被撞開了。

他眼睜睜看著陸斯予開車離去。

私生子!

所有人都在罵他是私生子,說他見不得光。他和陸斯予也是一個父親,為什麼命運會截然不同?

霍景琛想,陸斯予這麼狂妄,完全忘了世事無常這個道理。

阿唯最終是誰的,誰知道呢。

霍景琛以前不屑於陸家的家產,可現在他有興趣了。

他坐到了陸斯予那個位置後,才能跟阿唯表達愛意,她纔會考慮自己吧。

霍景琛走進了蘇家。

蘇婕正在哭鬨;“爸,你怎麼能打我呢?嗚嗚。”

“蘇博海,不是我說你,婕婕就算說錯了話,你也不該打人啊。你打她做什麼?”江曼荷也不悅的抱怨。

蘇博海冷笑:“要不是你生的女兒太蠢,隨便說話,我會打她?我是在救她。要是讓陸斯予動手,她更受不了。她這是自己討打。”

“爸說的冇錯,這次是蘇婕的錯。”蘇致遠也補刀,他最討厭誰說姐姐蘇唯的壞話了,好在姐夫冇有讓他失望。

蘇婕被氣死了,看向江曼荷:“媽,你看他,都在欺負我。”

蘇博海看向蘇致遠:“致遠,你先上樓去。”

蘇博海雖然不喜歡蘇唯,但重男輕女,很器重蘇致遠這個兒子。畢竟以後家產是要給他的,自己老了也要依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