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真的很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要討厭紀蘭熙。

蘇唯和蘭熙是情敵,相互看著眼紅,她能理解。

可斯予和蘭熙曾經愛的那麼深,怎麼也那麼燦然?還有陸老夫人,她也是看著蘭熙長到大的,作為一個長輩,也跟著起鬨為難蘭熙。

徐傲秋知道,蘭熙隻是心裡很不甘,受不了自己的前任被撬走。其實蘭熙冇有多壞。

徐傲秋哭的更加厲害,帶著哭腔:“媽,求求您看在我的份兒上,不要在為難蘭熙了。蘭熙很可憐的,她一個人在外麵孤苦伶仃的過了那麼幾年,她回來肯定也是因為外麵太難混了,實在待不下去纔回來的!”

紀蘭熙更加酸楚,也跟著哭;“媽,您彆說了。我不怪奶奶,都是我的錯。我當初就不該回到這個家。”

但陸老夫人到底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什麼樣的牛鬼神蛇,在她麵前,她隻需要掃一眼,就能看出來耍的什麼小心思。

陸老夫人給紀蘭熙施壓道:“蘭熙,奶奶還在等你的決定。你到底是要出國,還是要和承承分開啊?”

“奶奶,其實我願意出國的,嫂子和哥因為我有太多的誤會。我真的很抱歉,可是媽這個樣子,您也看到了。雖然我隻是個養女,但我們彼此早就把對方當成了真正的親人。我願意為了媽,留在這裡。承承能跟著奶奶,那是他的福氣。相信在奶奶的教導下,承承肯定可以過得更好。”紀蘭熙裝模作樣的低聲說。

陸老夫人冇有理會她,便讓傭人把承承帶去休息。

陸老夫人回屋前,跟她說:“往後少在你哥和你嫂子麵前晃,這是警告,不是商量。”

紀蘭熙看到陸老夫人那張偽善的臉,就想罵人。可她必須要剋製住怒氣,她隱忍的笑了:“好,蘭熙都聽奶奶的。”

陸老夫人走後,徐傲秋看著紀蘭熙,哭著說:“蘭熙,你真是可憐,所有人都針對你啊。媽冇用,保護不了你。”

“媽,你說什麼呢?我現在長大了,應該是我保護您纔對,哪兒需要您保護我?彆多心,我來就是看看承承。承承現在平平安安的,我也放心了。我回去了。”紀蘭熙苦笑著說。

徐傲秋跟著她往外麵走:“我送你。”

紀蘭熙低著頭,隻顧著走路,也冇說話。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奶奶真是太壞了。我以為她要見承承,是要把承承認祖歸宗呢。冇想到竟然是為了把你們分開。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該把承承帶來。”徐傲秋想到這裡,就自責。

她又好心辦了壞事。

紀蘭熙冷笑:“媽,你太小看奶奶了。就算你不上鉤,她一樣會達到她的目的。估計她是想讓哥和嫂子徹底和好,所以需要先把我處理了吧。”

徐傲秋默然。

紀蘭熙看向她:“但是我不後悔,因為蘇唯已經受到了太多的傷害了,這次她不會再原諒陸斯予了!斯予很快就會回到我的懷抱!”

徐傲秋突然在她的臉上發現了一股狠勁,那樣的紀蘭熙,是徐傲秋冇見過的。徐傲秋也晃了晃神,可再一看,她又恢複了正常:“媽,您看什麼呢?”

“蘭熙啊,你還是不要再折騰了吧?你哥和你奶奶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你現在能留在媽身邊,都是萬難。你哥你不如放手吧,媽覺得那個蕭庭就不錯。”徐傲秋忍不住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