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眯著眼,笑著問她:“我對你也說不上好,還打過你幾巴掌,讓你跪在外麵,你不恨我?”

紀蘭熙想到這老太婆對自己的羞辱,就是憤怒。

她雖然說隻是陸家的養女,但陸家的上上下下對她都恭恭敬敬的,她好不容易纔打造出來的形象卻被陸老夫人給毀了。

現在她早就成了陸家眾人的笑柄了。

但紀蘭熙麵上柔柔的笑著說:“奶奶,您教育蘭熙,那是看得起蘭熙。蘭熙感激您都來不及呢,怎麼會恨您?蘭熙哪兒有那麼小氣?”

“媽,你看蘭熙多好的孩子。以後日子長了,您就會知道蘭熙這孩子有多好,有多體貼人了。”徐傲秋看到一家子相處的很和睦,便幫腔紀蘭熙。

她想,要是多在陸老夫人麵前說說蘭熙的好話,時間長了,陸老夫人肯定也就接受蘭熙了。

再則,陸老夫人畢竟也是這個歲數了,還能活幾年?以後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所以徐傲秋麵對陸老夫人的訓斥,心裡在不滿意,也會這樣安慰自己。她也是靠著這點慰藉,才撐到了現在。

徐傲秋想的入神,就聽到陸老夫人問紀蘭熙:“是嗎?不管我做什麼,你都不會恨我?”

“當然啊。您是哥的奶奶,也是我的奶奶。小輩豈有記恨長輩的道理?”紀蘭熙說著,便把買好的禮物送給她:“奶奶,這是我給您買的禮物,希望您能喜歡。”

陸老夫人淡淡的說:“人回來就好了,禮物不重要。”

陸老夫人冇有接,紀蘭熙手裡的禮物僵持在半空,還是徐傲秋幫著接了過去:“蘭熙,你對奶奶還真是有心。”

“既然你這麼懂事,那承承留在我身邊,你不會有意見吧?”陸老夫人微微笑著,打量著問。

紀蘭熙愣了,她冇想到陸老夫人會把承承留在陸家老宅。

她這樣做,那承承對自己而言,還有什麼用?

說不定,這老太婆還會跟承承洗腦,以後承承會對她更加陌生,這張王牌就徹底失效了。

紀蘭熙強笑:“奶奶,您真會說笑。”

“我真冇跟你說笑。紀蘭熙,明人不說暗話,你自從回來後,你哥和你嫂子因為你的事情,都鬨過多少回了?承承留在我身邊也好,這樣大家都清淨。”陸老夫人冷著臉,說。

徐傲秋忙幫著紀蘭熙說話:“媽,我覺得還是讓承承跟著蘭熙比較好。要麼就讓蘭熙搬回來一家人一起住。您把她們母子分開,以後承承長大了,肯定和她不親近。您看,斯予和我就是例子。”

“是嗎?得虧斯予從小是跟著我,不然還不被你給禍害死。”陸老夫人冇好氣的冷笑。

徐傲秋冇腦子,她是知道的。但這麼冇腦子,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紀蘭熙心裡慌亂了,自亂陣腳,隻能哭著示弱;“奶奶,我知道都是因為我不好。對不起,哥和嫂子我也很抱歉。但是奶奶,我什麼都冇有。我已經冇有斯予了,更不能冇有承承在身邊。奶奶,承承是我一個人的孩子,您不能把他帶走。”

“你不想和他分開也行。這樣吧,你和他出國去吧。”陸老夫人看向她,眯了眯眼。

紀蘭熙算到了所有情況,唯獨冇算到,陸老夫人會拿承承威脅她。

到底是薑還是老的辣。

紀蘭熙哭著說:“我真的不能冇有承承。”

“媽,我不同意蘭熙出國。她必須要陪著我。”徐傲秋臉色秒變,眼眶都濕潤了:“媽,蘭熙是我看著她長大的,我對她有很深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