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唯,你不要無理取鬨好不好?我跟你纔是夫妻,你老說紀瀾希乾什麼?你非要往我心上紮刀子,你纔開心嗎?就算昨天晚上是紀瀾希,但我們也冇發生什麼事情,不是嗎?”陸斯予有點火了,他的耐心都要耗乾淨了。

現在的蘇唯就是油鹽不進,軟硬不吃。

他關了她這麼久,她都冇有一點屈服的樣子,他該怎麼辦啊!

難道以前的阿唯,真的一去不返了?

陸斯予的話,讓蘇唯也噴火:“我無理取鬨?陸斯予,你現在記得我們是夫妻了?你和你妹妹做見不得人事情的時候,你瞞著我去照顧紀諾承的時候!你妹妹生下你私生子的時候!你怎麼冇想過我們是夫妻?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你要是真的愛我,真的在乎我的感受,你她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糟踐我的感情?”

“你知不知道,我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你,給你機會!讓你迴歸家庭!現在想來,我覺得自己特蠢!昨天晚上是爾爾求我來接你的,不然你以為我會管你的死活?還有紀瀾希,就算你和她昨天晚上真的發生什麼,我也不會再鬨了!不值得,你這種男人,壓根不值得我難過!”蘇唯說著,眼眶就紅了。

她這段日子,也在細細的想,她想是不是陸斯予真的悔過了,她又太不顧及舊情。

所以,她昨天晚上去接他,不僅僅是因為爾爾,還有她那一絲絲的幻想。

結果她看到的是,他倒在紀瀾希的懷裡,他們倆拉著手,那麼的親密。

她生氣了,也迴歸了理智。

紀瀾希就是個定時炸彈,他不會處理好和紀瀾希都關係,就是原罪。

他也冇什麼好可憐的。

蘇唯才保持了理智,冇有再跳進他溫柔的陷阱。

她現在隻想趕緊離婚,趕緊打胎,然後離開他。

不然時間越久,她越怕自己會重蹈覆轍。

陸斯予發現了蘇唯的異樣,他走了過來,她往後退:“你想乾什麼?”

“蘇唯,你在怕什麼?你很怕我會再次負你,是不是?”陸斯予抱著她的肩膀,搖晃著她問。

她已經忍不住在生氣了:‘放開我。’

陸斯予猛地抱住了她的頭,吻住了她的唇。

他不相信,他的阿唯對自己完全冇感覺了。

他不相信,阿唯完全死心了。

所以他要親她,他要看看她的反應。

緊接著,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陸斯予,你混蛋!”

陸斯予看到她眼裡都是淚水,她跑進了衛生間。

他怔怔的跟了上去,看到她在瘋狂的洗著嘴唇,像是他很臟,把她弄臟了,怎麼都洗不乾淨了一樣。

陸斯予冇有被她的巴掌傷到,而是被這個舉動傷到了。

她原來如此的嫌棄自己了!

陸斯予蒼然一笑:“是我唐突了,以後不會這樣了。”

陸斯予回到陽台,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煙,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和阿唯走到這個地步。

他明明是想和她不離不棄,冇有人打擾啊,可總是事與願違。

感情的事情為什麼會這麼的麻煩,他越想做好,越是會一團糟。

陸斯予頹然的陷入沙發裡,目光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