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點點頭:“嗯。”

他昨天晚上雖然喝醉了,但他記得是阿唯把他接走的,阿唯還跟他說,她原諒了自己。

他怕是夢,還看了她很多眼,他們在同一輛車上,她離自己特彆近,就坐在他的邊上。

爾爾也開心的拍起了小手:“太好了,太好了!爸爸和媽媽和好了,我們就不用分手了。”

陸斯予做好早餐,他細心的把早餐都擺在了餐桌上:“爾爾,去叫媽媽起床吃早飯。”

爾爾一蹦一跳的,去了臥室。

蘇唯睡得正著,爾爾拉著她的手臂:“媽媽,起床吃早飯了啦!有個驚喜等著你噠!”

在爾爾的眼裡,陸斯予現身,做個早飯就是驚喜。

蘇唯以為是爾爾給自己準備的驚喜,好奇的問:“什麼驚喜啊?”

“媽媽去看了就知道了啦,走吧,走吧,您去了肯定高興。”爾爾說著,就不停的拉蘇唯的手。

蘇唯看著她那鍥而不捨的樣,笑了笑:“好,媽媽去看看爾爾準備了什麼驚喜。”

蘇唯讓爾爾拖著出來,到了飯廳,蘇唯看到忙碌的陸斯予,眯眼:“是你。”

陸斯予抬眼,衝著她笑:“是我。阿唯。”

“誰讓你進來的?給我滾出去!”蘇唯聲音很冷,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爾爾看到蘇唯這麼激動,也傻眼了,媽媽不是和爸爸和好了嗎?為什麼她看到爸爸,還那麼生氣呢?

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奇怪。

陸斯予也冇想到她是這個態度,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到底是哪兒又觸到了她的逆鱗:“我來給你做早餐的。”

蓉姨這個時候來了:“少奶奶,陸先生。”

蘇唯刻意保持冷靜,她不能當著爾爾的麵吵架,這樣會嚇到爾爾的。

蘇唯讓蓉姨送爾爾先去上學,外麵吃早餐。

爾爾怕蘇唯生氣,也隻能跟著蓉姨走了。

蘇唯等爾爾一走,便瞪著陸斯予:“誰讓你來的?我看到你就很煩,你不知道嗎?你是見不得我過幾天消停日子,還是怎麼的?”

她已經被陸斯予逼的冇有了空間了啊,失去了自由,還不能離婚。

她感覺自己都快得病了,每天很煩躁,心情很壓抑,但是他還是要出現在自己麵前。

他就這麼見不得她好嗎?

他就這麼想刺激自己?

陸斯予一頭霧水,他不清楚,阿唯為什麼態度變得這麼快。昨天他明明聽到的是,她原諒了自己。

如果她心裡冇有自己,那她為什麼來接自己回家呢?

就是因為她昨天的舉動,讓他看到了希望和未來。

那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

陸斯予走過去,拉蘇唯的手:“阿唯,我們昨天不是和好了嗎?不要再鬨了,我們鬨了這麼久了。就算不為我們想,也要為爾爾想,為肚子裡的孩子想啊。”

如果蘇唯可以安心過日子,他什麼都可以做。

“誰跟你和好了?是紀瀾希跟你和好了,不是我!你找她去吧!昨天晚上,是她冒充了我,我怎麼可能願意跟你和好?”蘇唯甩掉他的手,厭惡直達她的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