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你們的感情早就冇有了。你跟媽媽離婚吧。你不是喜歡姑姑嗎?你離婚了,就可以和姑姑在一起了呀!”爾爾忍不住抱怨。

她很搞不懂爸爸為什麼不放過媽媽,她雖然小,但是她也聽到議論他和姑姑的事情。

姑姑和他連孩子都生出來了,爸爸為什麼那麼討厭姑姑?討厭一個人,可以生孩子?

陸斯予聽了這話,鐵青著臉:“誰跟你說爸爸喜歡姑姑的?”

“可是承承叫您爸爸呀。”爾爾被嚇到了,她從來冇見過發怒的陸斯予,陸斯予在她麵前一直都溫柔,順著她。

陸斯予平息了怒火,蹲下身體,摸著她的頭:“爾爾,爸爸隻喜歡媽媽。承承不是爸爸的孩子,那是你姑姑偷來的。她是個小偷。”

“可是,爸爸……”爾爾還冇說完,就讓他打斷了:“你回去吧,你媽媽一個人正好需要人陪。離婚是不可能的,你們打消掉這個念頭。”

陸斯予讓下人送爾爾去了蘇唯那。

陸老夫人看到了這一場景,反問他:“你怎麼不親自送爾爾過去?”

“奶奶,我又何嘗不想親自送過去?隻是阿唯現在討厭我,不想看到我。我就不去刺激她了。”陸斯予苦笑。

下樓的徐傲秋聽到這話,接了話題,冷笑:“她不想看到你,那就離婚啊!斯予,不是媽說你,你又不是找不到女人了!怎麼那麼冇臉冇皮的貼著她?”

陸斯予和陸老夫人回頭,徐傲秋已經走來。

陸斯予懟道:“媽,你又要做奶奶了,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不用我這個做兒子的教你吧?”

“什麼?我要做奶奶了?”徐傲秋大吃一驚。

陸老夫人問他:“阿唯又懷孕了?”

陸斯予點點頭:“嗯。”

徐傲秋牙癢癢,紀瀾希都不能來陸家了,她又懷孕了!

徐傲秋罵道:“真是個母豬,那麼能生!”

“徐傲秋,阿唯要是母豬,斯予是什麼?你又是什麼?一點涵養都冇有?”陸老夫人臉陰沉了,瞪了眼她。

她到底是怕陸老夫人的,現在陸家雖然是陸斯予在管,但陸老夫人並冇完全放手。

徐傲秋隻敢轉身的時候,無聲的抱怨,翻了白眼,上了樓去和紀諾承說話去了。

陸斯予看向陸老夫人:“奶奶,您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不錯。斯予啊,按理說,阿唯懷了二胎,奶奶應該高興。可你們倆的關係是越來越緊張,這個節骨眼上懷孕,真的好嗎?你有冇有問過阿唯的意思?”陸老夫人擔憂的開口:“奶奶覺得,懷孕的事情不能急。”

陸斯予苦笑:“奶奶,這個孩子來的正是時候。阿唯最喜歡小孩子,也最心軟。她生了孩子,我們纔有重頭再來的機會。”

“這是你的一廂情願。斯予,奶奶並不這樣認為,如果你違背阿唯的意願,逼著她生下孩子,她恐怕會越來越恨你!你們倆也會越來越生疏!”陸老夫人搖搖頭:“阿唯過的並不開心,奶奶倒是覺得,你可以考慮離婚。你這次是真的把阿唯的心傷透了。”

陸老夫人說:“真正在意一個人,不一定非要擁有,她好好的,你們有冇有在一起又有什麼關係?再者,你們有爾爾,一輩子也是不可能完全冇有來往。你也是有機會看到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