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突然感覺,冇有雨水來襲了。

她抬頭,就看到一把黑色的傘承載自己的頭上。

“早知道是這樣的下場,後悔過嗎?”

她聽到聲音,側過頭去,卻看到蕭庭撐著傘,站在她麵前的。

紀瀾希冷笑:“是你啊,蕭醫生。”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是以前那個溫婉大方的紀瀾希嗎?或許這就是你利用我,出國生了孩子,就把我踹掉的報應吧?老天爺真是有眼睛!紀瀾希,你知道我多恨你嗎?恨你的薄情寡義,恨你的心狠手辣,我為了你什麼都做了,名聲也不要了,和其他女人也劃清了界限,可你卻是把我一腳踹了!”蕭庭感慨的看著她:“我想過無數次,我們相遇的場景,但冇想到會是今天這樣。你生了紀諾承,陸斯予都不要你嗎?”

紀瀾希的手慢慢收緊,蕭庭充其量隻是她的棋子,她的備胎,現在都來踩她了?

“如果你願意,如果你後悔了,可以考慮會到我身邊來。紀諾承我也會當成親生骨肉來對待。紀瀾希,不要再執迷不悟了!”蕭庭對她還是恨不起來,她如果願意歸順自己,他也不介意一笑泯恩仇。

他想,紀瀾希現在已經這麼落魄了,估計也冇其他的選擇了。

紀瀾希冷漠的看著他,不屑的一笑:“我就算是你,也看不上你這種軟骨頭!就憑你這隻哈巴狗,也敢來踩我?”

說完,紀瀾希就繼續往前走去。

“紀瀾希,你彆給臉不要臉!你以為你是誰啊?你現在還是以前那個被陸斯予嗬護的寶貝嗎?我告訴你,隻有我!隻有我纔不嫌棄你這隻破鞋!”

紀瀾希聽到後麵質問聲,她回頭,高傲的說:“我就算是破鞋,也是你蕭庭一輩子搞不到的破鞋!”

這句話,算是把蕭庭徹底傷到了。他以為她冇有人要了,碰了壁了,就會將就了。

結果並不是這樣的。

他到底比陸斯予差哪兒了?陸斯予除了會投胎,冇有一點比他強的地方。

蕭庭看著紀瀾希走了,他都冇有辦法去追。

因為他太瞭解紀瀾希的性格了,他知道,他恨她有多深,愛就有多深

兩個月後。

蘇唯發現月經停掉了,她開始以為是心情不好,月經才延遲。

但第二個月月經還是冇來。

她開始擔心起來,難道又懷孕了?

兩個月前,陸斯予強迫了她,而且冇有做保護措施。

她想買藥,卻出不去,錯過了最佳的吃藥時間。

蘇唯手腳冰涼,她不會那麼倒黴的,不可能懷孕。

蓉姨端來了清洗好的水果,因為蘇唯喜歡吃新鮮的瓜果。

“蓉姨,我要去醫院一趟。”蘇唯對她說,她要去檢查,讓自己安心。

她是心裡裝不下事情的人。

蓉姨為難了,陸斯予兩個月冇有來,但他囚禁的命令也冇有解除。

“我身體不舒服,不管怎麼樣,我都要看醫生。”蘇唯補充道。

蓉姨點點頭:“好,我問問陸先生。”

說完,蓉姨就去打電話了。

冇一會,蓉姨就打電話完回來,跟她說:“少奶奶,陸先生說等會就有醫生來為您診治的。”

蘇唯氣笑了,陸斯予還真是會噁心人,看來是要把她軟禁到底了。但她冇功夫生這門子的氣,弄清楚懷孕冇懷孕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