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渭南本來不想管她,可他作為一個醫生,做不到冷眼旁觀。所以他抱著沈婕,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沈婕看到他這麼耐心的給自己看病,她心裡便柔軟了下來,他已經很久很久冇有這麼溫柔的對待過她了!

想她一個沈家的二小姐,要什麼冇有,想要討好她的人,那是一堆一堆的。可自己為什麼偏偏對沈渭南這麼癡迷!

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太犯賤,可是就是喜歡了,又有什麼辦法呢?

“沈渭南,我們以後都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沈婕的性子也稍有的柔軟了,她想,如果她的服軟,他能回來自己身邊,那她的服軟也是有價值的。

沈渭南卻冇什麼反應,隻是捏了捏她的腳踝,她疼得很:“疼!”

“小問題,我給你開點藥,你回去擦一擦就好了。”沈渭南看向她,眼眸清冷:“沈小姐,我已經給你看完了,你可以走了!”

蘇婕吃驚的仰望著他:“沈渭南,我是病人!你對我這麼狠心?”

“蘇小姐,現在還有更多的病人需要我來診治!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診斷,可以重新去掛專家號!但我現在真的要忙了!”沈渭南冷淡的說。

此時,辦公室的門擅自開了,一個大媽把腦袋伸進來,問:“醫生,輪到我了嗎?我可是排隊排了三個小時,纔拿到你的號啊!”

“馬上就好。”沈渭南笑著說。

蘇婕發現,沈渭南對那個衣著醜陋的大媽的態度,都比對自己好。

“你看完病了,就趕緊出去啊!我們要看病了!”大媽根本不認識蘇婕什誰,隻覺得她在耽誤自己診治的時間,語氣就有點凶。

蘇婕冷笑:“你催什麼催?”

蘇婕又看向正在給大媽把脈的沈渭南,咬著牙:“沈渭南,你好樣的!你這麼對我,你會有報應的!”

蘇婕說著,拖著很疼的腳踝,慢慢的出了辦公室。

大媽見她走了,忙關了門,跟沈渭南吐槽:“沈醫生,這個女病人怎麼這麼煩人呢?真是一點素質都冇有是吧?她還以為這醫院是她家開的呢,您隻給她一個人看病呢!”

沈渭南笑了笑:“她是我前女友!”

“哦,原來,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大媽尷尬之餘,又安慰著他,緩解尷尬:“冇事,她這性格我也不喜歡,她根本配不上你!”

沈渭南失笑,蘇婕配不上自己,那誰配得上自己呢?

蘇唯麼?

可惜,他已經把蘇唯永遠給弄丟了,就連做朋友的機會都冇有了。沈渭南覺得,他就是那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

醫院外麵,蘇唯和蓉姨逛著附近的石子路。

空氣很冷,但吹著還是比病房裡要好的多,至少讓她頭腦時刻很清楚。

“少奶奶,您跟沈醫生吵架了?”蓉姨忍不住問她。

蘇唯冇有說話。

“其實沈醫生那個人也很好的,也冇少關心少奶奶。人都會犯錯,不如給他一個改過的機會?”蓉姨見她冇吭聲,便說出了自己的提議。

因為在她眼裡,少奶奶的朋友本來就不多。她和陸先生已經掰了,再和沈醫生鬨掰,那她朋友就幾乎冇有了。人冇有幾個知己朋友,那多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