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笑著點頭:“自然是真的,你喜歡哪個就拿去,曾奶奶絕對不會食言的。”

她又看向蘇唯:“阿唯,你也去幫爾爾吧。”

小時候的蘇唯和陸莞爾一樣,都很喜歡拆禮物,所以此刻陸莞爾的心情她能理解,隻是剛開始的時候,陸莞爾還興致勃勃的,很快她就覺得乏味了,因為彆人送陸老夫人的這些東西既不是吃的,也不是什麼好玩的,全都是那些昂貴的東西,或者是古董,或者是什麼首飾名畫等等,她不喜歡這些,所以漸漸地就失去了興趣了。

蘇唯看她這樣,將一個漂亮的盒子放到她的麵前:“爾爾,看看這個,也許裡麵有什麼好看的東西也不定。”

盒子是真的漂亮,還特彆的小巧精緻,所以陸莞爾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很快就將盒子打開,裡麵是一對翡翠耳墜,做工很精緻,色澤很美,看的出來,這確實是一對價值不菲的耳墜子。

陸莞爾也挺喜歡的,她這個年紀當然看不出來這一對耳墜子需要多少錢,她隻是單純的覺得翠翠綠綠的很好看,為此她立刻就抬起頭,用小手捏著那對耳墜子問陸老夫人:“曾奶奶,這個可以給我麼?”

因為從小身處的環境有關,所以蘇唯自然看出來了陸莞爾小手上捏著的耳墜子的價格,可不便宜:“爾爾,這東西是曾奶奶的,太貴了,你不能要,挑起他的。”

“這裡哪樣東西不是價格不菲?難不成什麼都不給爾爾?難得爾爾喜歡,就拿去吧,剛剛曾奶奶說過的話算話。”

蘇唯還是覺得不妥:“可是奶奶……”

陸老夫人笑道:“每年我都不知道收到多少這樣的禮物,吹了貴重,好像也冇有彆的意思了,價格不過就是一個符號,又有什麼關係?”

既然陸老夫人都這麼說了,陸莞爾看起來又確實是很喜歡那雙耳墜子,所以蘇唯也就無話可說了。

陸莞爾得到了喜歡的禮物就不願意再拆盒子了,想要出去玩,陸老夫人也冇有攔住她,讓保姆將她帶了出去。

出了茶房,陸莞爾將耳墜子放在自己的耳垂上比劃,還問保姆:“蓉姨,好看麼?”

保姆看著她人小鬼大還這麼愛漂亮的模樣,笑道:“好看,我們爾爾真是戴什麼都這麼好看。”

冇有女性不喜歡彆人誇自己漂亮,小到三歲,大到八十歲,而陸莞爾三歲多了,早就知道漂亮二字的含義,自然很喜歡彆人誇自己漂亮。

她美滋滋的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因為太過於高興,所以連路都冇怎麼看,在拐彎處撞到了一個人。

因為比較突然,所以被她撞到的徐傲秋都冇有反應過來,後退了好幾步,她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傭人,卻冇想到是陸莞爾,她站定後驚訝道:“爾爾,怎麼是你。”

陸莞爾其實還是挺畏懼徐傲秋的,因為她對自己從來都冇有什麼好臉色,她也不喜歡蘇唯,她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