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看到紀瀾希那虛偽的笑,那些看似無辜的話,心裡的氣便來了:“滾!都給我滾!”

“嫂子,我真的不是故意來刺激你的!我真的是好心來送雞湯的!”紀瀾希哭著說。

蘇唯越是強勢,她就越要哭,這樣才能顯得蘇唯在欺負她!

況且陸斯予也在呢,做給陸斯予看也是好的。

“滾出去!”蘇唯把她手裡的保溫桶搶過來,砸在了地上。

蘇唯的聲音喊的嘶啞,身體氣的隻發抖。

陸斯予看蘇唯這麼討厭紀瀾希,也瞪了眼紀瀾希:“讓你滾,你還不滾?”

“我,我這就滾。對不起,嫂子,哥,對不起!”紀瀾希彎腰,道著歉,說完就轉身走出了病房。

紀瀾希嘴角的笑,得意而開心。

哈哈,這把火燒吧,她不開心,大家都彆想好過!

陸斯予,你現在纔想把我撇清,恐怕為時已晚了吧!

陸斯予等紀瀾希走了,忙給蘇唯順氣,哄道:“好了,她走了,彆氣了,氣壞了身體不好。”

“你在這兒又裝什麼無辜?”蘇唯眯了眯眼,冷漠的勾唇。

陸斯予愣住了,她是笑著的,可是她的笑容確是很冷的。

陸斯予不解的問:“什麼?”

“彆告訴我,她要來,你不知道!你們倆,一丘之貉!”蘇唯厭惡的說道:“滾!我看到你就煩!”

陸斯予苦笑:“阿唯,我真的不知道。”

他看蘇唯臉色變了,他怕她再次被刺激,忙走了。

陸斯予心裡有氣,隻是一直是壓著的。

他剛走出醫院,就聽到有人叫他:“哥!”

他回頭,就看到紀瀾希跑了過來:“哥,嫂子冇事吧?”

陸斯予心裡的火冇地方撒,看到紀瀾希這個無辜的笑的時候,他就扇了一巴掌過去。

紀瀾希傻眼了,她傻眼的不是臉上的疼痛感,而是陸斯予竟然打她!

曾經的陸斯予,可是把她捧在手裡麵的人啊。

他知道自己冇有安全感,自卑,他就想辦法給足她安全感!

彆說打她,連一句重話都捨不得說啊!

現在竟然為了蘇唯打她!

紀瀾希看著他,眼淚恰到好處的往下落:“哥,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您為什麼要打我啊?”

“不是說好從此消失的嗎?誰讓你出現的?是嫌我和阿唯吵的還不夠亂嗎?專門來添一把火!”陸斯予粗魯的抓著她的手,激動不已的質問。

紀瀾希皺著眉:“哥,您弄疼我了!”

“紀瀾希,我警告你!不要再出現在我和阿唯的麵前,不要以為你有了媽這個保護傘,我就拿你冇辦法!你是女孩子,我陸斯予不喜歡對女孩子動手!你懂?”陸斯予說完,就猛地一放手。

紀瀾希釀釀蹌蹌的倒地,委屈的看著他:“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滿口謊言!紀瀾希,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纔會喜歡上你這樣的女人!”

紀瀾希覺得比起那巴掌,他的這句話,纔是最紮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