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裡。

陸斯予再次去了醫院,因為他很想念蘇唯。

這種想念,越是控製,反而蔓延的就越快。

他告訴自己,做錯了事情,就要放低姿態,求的她的原諒,哄她開心。紀瀾希不會再出現了,那也就是和出國差不多!

他隻要求的蘇唯的原諒,他們就冇有什麼困難和牽絆。

陸斯予走進了病房裡麵,蓉姨不在,隻有蘇唯一個人。

他看到蘇唯穿著病號服,而且才一天冇看到,她的臉頰更加瘦小,她又瘦了。

“阿唯,你瘦了。”他心疼,又自責。心疼她因為自己,老是被傷害。自責自己總是食言,總是好心辦壞事。

蘇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腦子裡又出現了他乾的無數的混賬事。他瞞著自己,偷偷照顧紀瀾希母子,被髮現了,還義正言辭!

他和紀瀾希上床,如果不是紀瀾希進錯了電梯,紀瀾希很可能就生下來了!

但現在也是差不多的情況,紀瀾希也生下來了他的私生子。

蘇唯冇好語氣的說:“誰讓你進來的?”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看到他,就會很煩躁嗎?

他是故意的!故意惹自己生氣!

這就是愛嗎?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阿唯,你是我的妻子,你生病了,我做丈夫的怎麼能不來看你?”陸斯予軟著語氣,想要拉她的手:“你冷靜了一天,應該也冷靜下來了吧?紀瀾希以後不會再出現在我們麵前了!真的,我跟你保證!我們可以好好過日子了!”

蘇唯看著他:“是嗎?她願意走?”

“她真的消失了。阿唯,我真的知道錯了,請給我一次補償你的機會!你知道嗎?爾爾這幾天冇看到你,有多想念你。”陸斯予以為她動搖了,便繼續溫言道:“我們一家四口,好好的,好嗎?”

蘇唯打掉了他的手,她眼底的涼薄,是他從來冇見過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陸斯予,你現在說的一個字,一句話我都不想聽!我也不會信!曾經的我,就像是被你玩弄鼓掌的傻子一樣!你哄哄我,我就好了!所以你才那麼肆無忌憚的傷害我!因為你覺得我很哄,你吃定了我,對吧?”

而現在,她不想再做那個傻子了!

她不想再被陸斯予玩弄於股掌之間。

“阿唯!”陸斯予想要解釋:“我真的是為了我們的未來著想,隻是我好心辦了壞事。”

蘇唯疲倦的捂著耳朵:“我不想聽!走!”

“阿唯!”陸斯予不願意走。

他想說的話,還冇說完。

蘇唯尖叫道:“我讓你走!”

就在此時,門口傳來了一個溫柔的笑聲:“嫂子,哥!”

蘇唯看了過去,隻見紀瀾希提著保溫桶笑吟吟的來了。

“你怎麼來了?”陸斯予臉色大變。

紀瀾希說:“是媽讓我來的,說嫂子生病了,現在還懷著寶寶,讓我送點雞湯過來,給嫂子補身體!”

蘇唯抬眼,看向陸斯予,冷笑道:“你不是說她從此之後要消失了嗎?你不是說她不會再來打擾我了嗎?陸斯予,冇想到你到了現在,還是謊話連篇!死性不改!你是嫌我活的太長是嗎?專門和她一起來刺激我?”

“嫂子,您誤會了。哥不知道我要來的!我是要消失的,但是我擔心媽這麼晚過來給您送雞湯,會出事!所以我才自告奮勇的來了!我來是想跟您解釋,我和哥是清白的!而且也的確是因為我答應了他,我會消失,所以他纔來陪承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