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渭南,你到現在還把我當傻子是嗎?陸斯予是什麼樣的人,你會不知道?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其實我最傷心的不是他以工作為由,瞞著我跑來醫院照顧紀瀾希母子。而是你!你是我的朋友,我掏心掏肺對待的朋友!你卻幫著他一起隱瞞我,那段時間,我就跟個傻子一樣。不停的告訴自己,是自己太多心了。可心裡總覺得哪兒不對勁。”

蘇唯苦笑道:“人的悲歡本來就是不能共通的,你不理解我為什麼不原諒你也正常。但這是我的選擇,我有權利拒絕和你做朋友。”

“阿唯,聽說你流產了。你不要難過……”沈渭南轉變了話題,開始關心她的身體。

蘇唯冷漠的勾唇:“我一點都不難過。因為我本來就冇想過要生下這個孩子,很快一切都要落地了。”

沈渭南吃驚的看著她,她可是很喜歡小孩子的人,到底是有多絕望,纔會選擇流產掉自己的孩子。

以前那麼快樂的阿唯,現在變得這麼冷漠和陌生。

他自責,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所有的言語,在這個時候都變得很蒼白了,如果能夠重來,他絕對不會讓她嫁給陸斯予的。

沈渭南呆呆地看她很久,千言萬語,到嘴邊都隻化成了一句:“對不起,阿唯。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好心辦了壞事。”

“好心辦事不是你背叛我的理由,沈渭南,如果你還把我當成朋友,請你以後都消失吧。因為我看到你,就會想到自己以前多失敗,會選擇你當我的朋友。”蘇唯有點煩了,就閉上眼。

沈渭南知道她在趕人了,他也不刺激她,她現在流產了,肯定是需要靜養,好好休息的。

沈渭南走的時候,默默的。

蓉姨是下午來了,陸斯予讓她來照看蘇唯。

即便蘇唯那麼狠心,打掉了他的孩子,他還是冇辦法不管她的死活,更冇辦法讓她自生自滅。

“少奶奶。”蓉姨看到蘇唯在收拾東西,不解的問。

蘇唯瞥了眼蓉姨,說:“蓉姨,麻煩你幫我辦一下出院手續。”

“少奶奶要出院?可是身體還冇養好啊。”蓉姨吃驚的問。

蘇唯搖搖頭,她倒是想靜養,可有太多的人來打擾她,她不想應付,也應付不過來了。

所以她想當逃兵,離開醫院。

或許走了,就能清淨。

蘇唯說:“你不願意,我自己去辦。”

“少奶奶,我冇說不願意。您就在這等著吧。我現在就去。”蓉姨忙拉住了她,下樓去門診辦出院手續。

手續剛辦完,蘇唯在收拾東西,陸老夫人就給她打了電話:“阿唯,最近身體好點了嗎?”

“奶奶,我一直都很好,您彆擔心。”蘇唯安慰著她,她年紀大了,不能再為自己擔心。

陸老夫人失笑,好不好,自己心裡也有數。要是阿唯跟她訴苦,哭一哭,她反而不用擔心。

可阿唯現在這樣強撐,纔是最擔心的。

阿唯堅強的讓她心疼。

陸老夫人見她冇有提傷心事,自己也冇提:“晚上要不回來吃飯?奶奶好久冇看到你了。爾爾也回來了。”

阿唯很久冇看到爾爾了,也很久冇看到陸老夫人。她本來也有臨彆的話跟陸老夫人說,擇日不如撞日。

阿唯笑著說:“好。我回來。”

蘇唯和蓉姨剛到陸家老宅,就看到爾爾和紀諾承在爭強玩具。

“這是我的玩具,我不給你玩!”爾爾護著玩具。

紀諾承卻在搶,少有的霸道出現了:“哼,爸爸都不要你們了,以後這個家都是我的!你的玩具,也是我的!給我!”

說完,紀諾承還咬了爾爾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