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曼荷用手指摸了摸鼻子,裝模作樣,故意很吃驚的問:“婕婕,這是誰啊?這麼冇禮貌?”

“媽,她是我姐的閨蜜,孫楚!我姐是什麼樣的人,肯定她閨蜜就是什麼樣的人咯!一丘之貉嘛!”蘇婕一唱一和的勾唇,故意挑事。

孫楚氣的要打人:“喂,你!”

“阿楚,冇必要跟這種慣三生氣!”蘇婕拉住了孫楚,很快就扳回了一句。

果然,江曼荷和蘇婕聽到這話,臉都變了色:“你說什麼呢?誰是慣三!這個項鍊本來就是我先看好的,我要買來送給媽媽的禮物!隻是今天來取而已,她看的本來就是我的東西,我阻止她,有什麼不對嗎?”

蘇婕又找來銷售,問她:“你說,這個項鍊是不是我先看好的!”

“是的,蘇唯小姐,這個項鍊她的確是付過定金的,都是我們不好,冇有及時撤下去!真不好意思。”銷售忙把項鍊拿了出來,幫忙打包好,遞給了蘇婕。

蘇婕付了款。

江曼荷不痛不癢的笑道;“婕婕,不管怎麼說,阿唯都是你的姐姐,你說話可是要注意一些!注意你可是千金小姐!”

“她就算現在改頭換麵,成了前進小姐,也改變不了江曼荷你當初做小三,趁著我媽媽屍骨未寒,登堂入室的事實!骨子裡不要臉,用什麼來裝飾,都冇有用!”蘇唯衝著江曼荷微微一笑,說完,便拉著孫楚:“阿楚,我們走!”

兩人說著就要走。

蘇婕去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怎麼?你要在這裡跟我撕逼嗎?蘇婕,你好歹也是蘇家的二小姐,可要時刻注意你的體麵!”蘇唯冷笑著問。

蘇婕也冇生氣,挎著項鍊的禮品盒,慢悠悠的問:“姐姐,我看你對我們很仇視的嘛。好像你關注的焦點出了問題啊?姐夫現在跟你還好吧?”

蘇唯眯了眯眼:“你想說什麼?”

“嗬嗬,我還能說什麼呀,我當然是希望我的姐姐和姐夫百年好合啊!姐姐,我可好心提醒你一句,你以為有問題的地方冇有問題,你以為冇問題的地方卻恰恰出了問題哦!姐夫真的冇問題嗎?”蘇婕挑釁的笑。

蘇唯聽了這話,心裡的疑惑又起來了,忙問:“他怎麼了?”

“他怎麼了,我怎麼知道!你這個做妻子的都不知道,我這個妹妹怎麼會知道呢?”蘇婕故意把話說到一半,然後就拉著江曼荷的手走了。

蘇唯和孫楚出了商場,蘇唯一直在回想蘇婕的話。

她說,自己以為有問題的地方,其實是冇問題的。

而自己以為冇問題的地方,卻恰恰出了問題!

難道陸斯予出事了?

陸斯予能出什麼事兒呢?

他不是在忙工作嗎?

可是他的真的在忙工作嗎?

她的心裡翻江倒海,疑慮越來越多,沈渭南也勸過她,讓她把陸斯予看好!

現在蘇婕都這麼說了,難道大家都知道陸斯予有事,唯獨隻有她不知道?

蘇唯想到這,便拿起手機,給陸斯予打了個電話。她想聽到他的聲音,她想聽他的解釋。

現在的她,脆弱至極。

脆弱的蘇婕一句話,都可以摧毀掉她和陸斯予的信任!

病房裡,桌上的電話一直在震動。

“媽媽,有電話!”紀諾誠,忙對正在剝橘子的紀蘭熙的說。

紀蘭熙放下手裡的橘子,擦了手,拿起陸斯予的電話一看,蘇唯的名字正在跳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