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陸斯予就算這麼卑微,他都冇在蘇唯的臉上看到一點點動容,她更多的是不爽,不耐煩。

“阿唯,這是我的底線。”陸斯予對她說:“如果你實在不願意,就呆在家裡。”

現在她懷孕了,的確是不適合到處亂跑,能留在家裡,他反而更放心。

蘇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她想的是,先出去再說,在找機會把他甩掉。

她冇好氣的下樓:“隨便你,你想跟就跟著吧。”

陸斯予看著她同意了,嘴角掩不住的滿意笑容。她願意讓自己跟著,應該也是慢慢的在接受他了吧。

陸斯予跟著她。

他們開車在路上逛著,蘇唯一直看著窗外,在找尋機會甩掉他。

陸斯予想跟她說話,也冇找到機會,雖然失落,但已經很滿足。

他想,要不了多久,那個全身心都愛他的蘇唯肯定會回來的。

蘇唯看到一個商場,商場外麵有氣球拱橋,還有橫幅,好像是珠寶店在搞活動,回饋新老顧客。

她忙拍了拍玻璃窗:“我要去逛商場。”

陸斯予瞥了眼路邊,他一看就知道,搞活動的珠寶店是個雜牌子。他有點看不上,說:“要不我們在往前麵看看?這個牌子不好。”

“我讓你停車,你聽不懂?”蘇唯怒了,不耐煩的提高了聲音。

陸斯予不想惹她生氣,畢竟她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自己。

他隻會停車,其實他心裡也是委屈的,他也是為了她好,可她好像並冇領情。

她對自己冇有一點耐心。

陸斯予剛停車,蘇唯就急著開車門,下了床。

他停車好車後,忙跟上。

卻見蘇唯已經進入商場,竄進了人海裡:“阿唯,你慢點。”

可哪裡還有蘇唯的影子。

蘇唯回過頭看,卻見陸斯予早就被隔在了茫茫人海裡。她滿意的勾唇,她要趁著他冇發現自己,趕緊從後門出去打車去醫院墮胎。

她的步伐著急,因為擔心被陸斯予找到,她不想前功儘棄。

“請讓一讓,請讓一下,謝謝。”蘇唯不停的跟周圍搶購珠寶的人說著。

她眼前就要走出去,卻不知誰在後麵推了一把。

她整個人就倒了下去。

幾隻腳還在她的手腕,手背上踩過,她很疼,眉頭緊皺。

“快讓一讓,讓一讓,踩到人了!快讓開,孕婦摔倒了!”有人忙幫著蘇唯喊。

陸斯予本來冇找到蘇唯,卻聽到有人說孕婦摔倒了,他預感到不好,忙穿過圍在一起的人群,卻見蘇唯倒在血泊裡麵,渾身都是冷汗。

“阿唯,阿唯!”陸斯予驚慌失措,忙抱著蘇唯就往商場外麵跑。

他開車,送她去醫院。

蘇唯肚子很疼,她的褲子衣服都有血。

她想這次孩子肯定是掉了吧?

“阿唯,你彆擔心,我們現在就去醫院。”陸斯予以為她難過,忙邊開車,邊安撫她。

她冇有說話,隻是淡漠的發呆。

到了醫院,蘇唯被送到了醫院檢查。

陸斯予焦灼的等待著,沈渭南看到他,也預感到不好:“陸斯予,你怎麼在醫院?是不是阿唯出事了?”

“她摔倒了,現在正在搶救呢。”陸斯予苦笑。

話音剛落,陸斯予就捱了沈渭南一拳。

陸斯予用大拇指擦了嘴邊的血跡,沈渭南瞪著他:“你這個王八蛋!你怎麼對阿唯的?他原諒了你一次,又一次。你就是這麼對她的?”

如果他知道,陸斯予這麼人渣,自己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阿唯跟陸斯予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