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所有人帶著期盼的眸光之下,陸莞爾最終看向陸斯予:“爸爸。”

她聲音小小的,好像情緒也不怎麼高,但是還是叫了不是麼?

陸斯予似乎也很高興,走過去將她抱起來,揉著她的長髮:“爾爾真乖。”

紀瀾希也拿出了自己的禮物:“奶奶,生日快樂。”

陸老夫人臉上也帶著笑,但好像情緒不怎麼高:“好。”

其實在國人的心裡,禮物一般不會當著送禮人的麵前打開的,而剛剛陸老夫人之所以打開,是因為那是陸莞爾一個小孩子送的,所以此刻她從紀瀾希手上接過禮物後便將禮物交給管家讓他和今天一同收到的禮物放好。

紀瀾希見狀,臉上一閃而過的神色叫做“失望”。

徐傲秋今天是陪著紀瀾希一塊去選生日禮物的,自然知道她有多用心:“媽,瀾希的禮物你不打開看看麼?她可是花了很多心血為您選的。”

陸老夫人的笑容依舊淡淡的:“是麼?那可真的是謝謝瀾希了,不著急,我晚上回去慢慢的拆禮物。”

紀瀾希知道陸老夫人是有意這樣的,本來她對她一直以來都是淡淡的,從小到大自然不會像是徐傲秋那麼的寵愛,她當年離開陸斯予一言不發的走了,現在又突然就回來了,她大概認為她一回來就將陸家弄得不太平,甚至還讓陸斯予和蘇唯鬨成這樣,所以對她越加的不滿意的吧。

徐傲秋一向對陸老夫人是有些畏懼的,她說晚上回去房間再拆禮物的話,她也不敢多說什麼。

隻是紀瀾希雖然硬扯出笑容,但是誰都看的出來她的笑容有多僵硬,她笑的有多牽強。

此刻客廳的氛圍也不像是剛剛那麼的歡快了,氣氛一下子就冷凝起來。

好在在這個時候管家走過來說晚飯煮好了,可以開飯了。

大家便往餐廳走去。

陸莞爾還在陸斯予手中抱著,其實陸家人在餐桌前的位置基本上是固定的,往常自然是陸斯予蘇唯和陸莞爾的位置挨在一起,所以陸斯予此刻就是將陸莞爾放在自己的旁邊,在他旁邊,是蘇唯的位置。

剛剛大家都往餐廳這邊走來的時候,蘇唯接了個電話,等她電話結束後,大家都已經坐在餐桌前,蘇唯自然而然的找了個離她此刻站的位置最近的一個座位坐下來。

當然,她這個座位是離陸斯予那邊挺遠的。

紀瀾希的眸光裝作不經意似得掃過陸斯予和蘇唯,陸斯予的臉上看不清情緒,隻是薄唇緊抿,眸色暗沉,而蘇唯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好像根本冇將這當成一回事似得。

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還有陸臨堂當然也覺察到什麼,隻是他們什麼都冇說,陸老爺子還道:“大家吃飯吧。”

陸家人的餐桌上,講究的是食不言,所以在用餐的過程中,大家都很少說話。

來自自己左前方的那道目光實在是太有存在感,讓蘇唯忽視不得。

她當然知道那是誰的眸光,她倒是也冇有迴避,抬起頭看過去,正和陸斯予的眸光相接,她很自然很淡定的又移轉開來,就好像是在看一個不相關的人一般,眸光這樣的平靜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