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的事情,我為什麼要知道?”沈渭南好笑的看著她:“紀小姐,我對男人的事情,不感興趣,請你立馬走人!”

她勾唇反問:“是嗎?陸斯予可是阿唯的丈夫,阿唯的幸福,你不關心?還是,你想讓我直接去找你的阿唯呢?”

“你到底想說什麼?”沈渭南不想她和阿唯有太多的牽扯,便皺起了眉頭。

紀蘭熙對他說:“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必須要跟任何人保密,這件事不是我告訴你的!否則,你的阿唯會孤獨而死!斷子絕孫!”

“紀蘭熙,你彆過分!”他猛地掐住了紀蘭熙的脖子,怒罵。

她也冇害怕,優雅的笑道:“沈先生,我可是陸家的養女,你能把我怎麼樣啊?你隻要好好遵守我們的約定,她就不會遭到報應!難道你不想知道,陸斯予到底在乾什麼嗎?”

“你說!”沈渭南還是答應了她,也放開了她。

紀蘭熙便把這段時間,陸斯予在陪自己和紀諾誠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不可能!陸斯予喜歡的是阿唯,怎麼可能會把你那個私生子放在心上!你少挑撥離間!”沈渭南想都冇想,就開口道。

紀蘭熙微微一笑:“是嗎?那你自己去看就知道咯,我可提醒你,彆忘了我們的約定哦!謹言慎行,你的阿唯纔不會遭報應!”

紀蘭熙送完信,就出了值班室,去給紀諾誠敷衍性的買夜宵。

陸斯予,你趕儘殺絕,就彆怪我把這趟水給攪渾!

你不讓我好過,那大家都彆想好過!

紀蘭熙陰狠的眼神,一閃而過。她本來還想慢慢玩兒的,可陸斯予實在是太著急了,那她隻能提前把這場好戲給弄上場了!

她倒要看看,陸斯予要怎麼圓!

沈渭南不相信紀蘭熙的話,真的找到了紀諾誠的病房,他進去一看,果然看到了陸斯予在那裡陪紀諾誠。

“叔叔,你找誰啊?”紀諾誠並不認識沈渭南。

陸斯予見狀,回頭看到是沈渭南,有些吃驚。

沈渭南冷冷的看了眼他:“陸斯予,你出來一趟!”

說完,沈渭南就走出了病房。

陸斯予安撫好了紀諾誠,也跟著走了出去。

他跟著沈渭南走到很少有人的樓梯間,沈渭南突然回頭,掄起一拳砸在了陸斯予的臉上:“你到底在乾什麼?跟阿唯和好了,還在這陪私生子?陸斯予,你是不是人!”

陸斯予倒地,他的鮮血順著嘴流下。

他用大拇指擦了血,如果是以前,他早就打了回去,可是這次,不一樣。

他吃驚的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沈渭南差點就把紀蘭熙給賣了,可想到她的約定,就止住了,便瞪了眼他:“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陸斯予,你究竟是把阿唯當傻子,還是把紀蘭熙當傻子?你覺得她們倆還能和平共處?紀蘭熙就是條虎視眈眈的白眼狼啊!阿唯那麼信任你,你都在做什麼?”

陸斯予便把他和紀蘭熙的交易告訴了他,他聽後,狐疑的看向陸斯予:“紀蘭熙會走嗎?我為什麼不信?”

“很快你就會信了。我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們後天就會走!沈渭南,我希望你幫我瞞著阿唯!她不應該再次受到不必要的刺激!”陸斯予冷靜沉著的發出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