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鳥已經擁有了自由,回到了它該回到的地方去了,而她呢?

還繼續熬著。

“少奶奶,您現在懷了孕,需要心情好些,不要老是不開心。”蓉姨不禁抿了抿嘴唇:“凡事都有兩麵性。”

蘇唯苦笑:“我最近總是在想一個問題,當初我是不是不應該婦人之仁,冇有趁著他昏迷不醒的時候跑掉。所以我現在才這麼痛苦,才這麼負麵受敵。可是我又怪的了誰?畢竟囚禁我的籠子,是我自己親手打造的,我本來想留住春天,結果春天從未為我停駐過。”

她覺得,比起怪陸斯予狼心狗肺,她更應該怪自己戀愛腦。霍景琛都提醒了她那麼多次,她還是一意孤行。

活該她現在被陸斯予欺負。

蓉姨忍不住說:“其實,我覺得陸先生對少奶奶還是不錯的。隻是紀小姐太有手段。”

蘇唯聽到為陸斯予辯解的話,現在都不會反駁,隻是一笑而過。

他不錯麼?

或許在旁觀者的眼裡是吧,他或許太會做戲,騙了所有人。

可她真的不想再和陸斯予有任何牽扯了,她又想到了孫楚的建議,跟陸斯予低頭,獲取他的信任,先走出去再說。

不然她在這裡被困著,很可能孩子都要生產了,她還冇有辦法自救。

蘇唯看向蓉姨,淡漠的說:“你給陸斯予打個電話,說我想和他一起去幼稚園接爾爾回家。”

“少奶奶?您,您想通了?”蓉姨被她突然的轉變,給驚到了。但蓉姨還是為她開心。

蘇唯笑著問:“都鬨了這麼久了,在鬨下去還有什麼意思?胳膊擰不過大腿,既然擰不過,就好好過日子唄。”

蓉姨很開心,她能不鑽牛角尖了,忙給陸斯予打了電話。

陸斯予得知這個訊息,也很震驚,但更多的是喜悅,他等這一天等了太久。

陸斯予急著下樓,要出門。

“斯予,要出去啊?”陸老夫人看他急急忙忙的,便問道。

陸斯予回過頭,感激的說:“奶奶,謝謝您幫了我這次。阿唯讓我和她一起去接爾爾放學!我們的關係破冰了!”

陸老夫人有些奇怪,阿唯前幾天不是還想著離婚嗎?怎麼突然又變了。

這裡麵真的冇問題?

但這種不好的預兆,隻是在老夫人的心裡一閃而過,她還是替陸斯予和阿唯小兩口開心:“好,你們能和好就好。那今天晚上都回來吧,一起吃個團圓飯。”

“冇問題。”陸斯予說完,就忙著走出了陸家老宅。

陸老夫人住著柺杖,傭人攙扶著她,此時徐傲秋來了:“媽。”

“對了,讓紀瀾希回來一趟,晚上一家人吃個便飯。”陸老夫人吩咐道。

徐傲秋不解的問:“今天是有什麼喜事嗎?”

“晚上你們就知道了。去給她打個電話吧。”陸老夫人淡笑著說。

徐傲秋便去打電話通知紀瀾希了,傭人好奇的問她:“老夫人,您怎麼還讓紀小姐回來啊?”

她記得,少奶奶最不喜歡紀瀾希了。

“阿唯的心裡始終憋著一口氣的,要想她們夫妻倆好好過日子,必須要讓阿唯把那口氣出了。”陸老夫人道。

傭人恍然大悟,點點頭:“老夫人對少奶奶真好。想的真是周到。”

陸老夫人苦笑,斯予不靠譜,老是讓阿唯傷心,她要是再不幫著阿唯,阿唯得多傷心。她這是幫著陸斯予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