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你要是不會說話,就彆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陸斯予心裡的怒氣壓抑不住了,瞪向徐傲秋。

徐傲秋懵逼:“嘿,你這孩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

他這麼信誓旦旦的,那還來醫院照顧承承乾嘛?

徐傲秋看向紀瀾希,紀瀾希忙溫婉的笑道:“媽,您彆和哥吵嘴了,好不容易來看承承,大家都要和和氣氣的!”

紀瀾希又摸了摸紀諾承的頭:“承承,怎麼不叫外婆?”

“外婆。”承承懂事的喊道。

徐傲秋本就稀罕紀瀾希,承承這聲外婆,她就更加稀罕她們母女。

陸斯予因為徐傲秋在這兒,心情不太好,就出去抽菸去了。

徐傲秋拉著紀瀾希,走到一邊,問:“你們倆到底怎麼回事啊?我怎麼看不懂?”

紀瀾希抬眼,就看到陸斯予站在不遠處抽菸,隻是徐傲秋不知道。

紀瀾希故意跟她說:“媽,您誤會哥了。哥隻是這幾天來陪陪承承,等承承好了之後,我們就會出國的!”

“出國?出什麼國?你孤兒寡母的,出國乾什麼?我知道了,這又是蘇唯的主意是吧?她怎麼這麼惡毒啊!連你都容不下!”徐傲秋就是個炮仗性格,一點都炸了。

紀瀾希忙拉著她的手,苦笑:“媽,你錯怪嫂子了。這都是我的主意。我也想通了,我和哥已經是過去式了,我老是停在過去也不合適啊!”

“瀾希!”徐傲秋覺得她懂事的讓人心疼,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養女,被人這麼欺負,還這麼走掉。

徐傲秋心裡更不是滋味。

紀瀾希說:“好了,媽。這是我的事情,請您不要插手!我想,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陸斯予聽到這,掐滅了菸頭,扔進垃圾桶。

紀瀾希說話的時候,言辭鑿鑿,不像是假話。

看來她真的是真心悔過了!

陸斯予走了過去,紀瀾希跟他點頭:“哥,我去送送媽,您在這裡幫我照看一下承承。”

陸斯予默然,就算答應,進了病房。

紀瀾希和徐傲秋進了電梯,徐傲秋聽她說了一堆,才反應過來:“原來能在以退為進啊!瀾希,高啊!隻是你和斯予是清清白白……”

“媽,我們清白不清白不要緊,隻要嫂子覺得我們不清白就好了!您可要瞞著她,等時間拖的越久,這件事對她的刺激纔會越大!”紀瀾希勾唇,眼神狠辣。

徐傲秋抬眼,就看到了她狠辣的眼神,這是徐傲秋從來冇見過的樣子,愣了:“瀾希,你,你還好吧?”

她怎麼感覺眼前的紀瀾希,已經不是之前那個紀瀾希了呢!

紀瀾希眼神又變成了無辜,溫柔的說:“媽,我很好啊。”

此時,電梯打開,她們出了電梯。

“那我走了,你和陸斯予好好培養感情,我會保密的!”徐傲秋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走出了醫院。

紀瀾希看向徐傲秋背影,她的麵色冷淡,冇有剛纔半分的熱絡。

在她眼裡,徐傲秋就是她的一根指哪兒打哪兒的槍而已,哪兒那麼多的親情?這徐傲秋真是蠢,不相信親生兒子,卻維護她這個養女!

她難道不知道,冇有血緣關係的關係,脆弱的就跟一張薄紙一樣嗎!

紀瀾希想到這,不屑的回頭,進了電梯,重新回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