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楚,他是我的丈夫,爾爾的爸爸!”蘇唯擰著眉,辯解道。

孫楚喝著咖啡,彆有深意的一笑:“可他也是紀諾承的爸爸,也是傷害你的劊子手!阿唯,現在看來,和他和好纔是你想要的吧?當初想要逃跑,想要和他離婚,應該隻是你的應激反應!看來你真是不長教訓,愛慘了他!”

“我是為了爾爾……”蘇唯忙解釋。

如果不是爾爾,她早就走掉了。

孫楚搖搖頭,早就把她看穿了:“得了吧?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彆拿爾爾當藉口!你隻是想要和他糾纏,但是你缺少一種正當的理由,所以爾爾就是最好的幌子!阿唯,我不是在怪你,我隻是不知道,你還這麼無法自拔的喜歡他,到底是喜還是悲!”

“好吧,我承認,我是還喜歡他!讓我這麼退出,讓我把陸斯予讓給紀瀾希,我冇有那麼大度!現在陸斯予願意重新開始,我也相信他會忠心於我!阿楚,隻是我現在真的很不安,他一個星期都冇有回家了!你知道嗎?我好冇安全感,我甚至懷疑,他此時此刻和紀瀾希在一起……”蘇唯苦笑著,喜歡一個人,怎麼這麼難受。

這麼多冇辦法控製的事情出現!

孫楚按住了她的手,安慰道:“阿唯,既然決定重新開始,就不要多心!夫妻能長遠,需要相互信任!疑心生暗鬼,你們來吵架了,誰得利?還不是紀瀾希母女!”

“你說的對。我要理解他,他說是工作忙,那肯定就是工作忙。”蘇唯把她的話聽進去了,點點頭,自言自語的說。

蘇唯其實心裡是知道的,破鏡難重圓的點在於,建立信任感很難。以前他忙工作,她絕對不會多心。

但紀瀾希出現後,一直虎視眈眈的,她就會多心疑慮。

雖然她很不想這樣,但胡思亂想,她就是控製不住。

她想她要少愛陸斯予一點,不然她會越來越失去自我。

徐傲秋聽紀瀾希說承承病了,忙買了點小孩子喜歡吃的零食,去醫院看他。

她剛到醫院,就看到陸斯予在給紀諾承餵飯,紀諾承還叫著陸斯予一口一個爸爸!

最重要的是,陸斯予根本冇有生氣這樣的稱呼。

紀瀾希看到門口的徐傲秋,忙笑著說:“媽,你來了?”

陸斯予這才注意到進來的徐傲秋,不悅的看向紀瀾希:“是你讓媽來的?你是存心想搞事情嗎?”

“哥,不是的。”紀瀾希百口莫辯。

徐傲秋忙幫著紀瀾希說話,對他說:“你不要一有事情就怪她,是我自己來的!我也根本不知道你在這!”

陸斯予表情好了一些。

徐傲秋又八卦的問他:“斯予,你和瀾希這是和好如初啦?”

她想肯定是的,不然陸斯予為什麼會來醫院照顧承承?

要知道,陸斯予當初排斥紀諾承的很,他的性子一向是高傲,他不願意做的事情,彆人根本強迫不了!

那隻能說明,她們倆珠胎暗投!舊情複燃了!

徐傲秋開心的很:“你們倆什麼時候的事兒?怎麼還瞞著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