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奶奶。”蓉姨看著掩麵的蘇唯,更加的擔心。

現在的少奶奶,看起來就像是受傷了,獨自舔舐著傷口的小獸。蓉姨知道,這次她是真的生氣了。

因為人真正生氣,是不想說話的。

蘇唯抬臉,對蓉姨回敬了一個笑臉;“彆擔心,我好著呢。我想一個人待會,可以嗎?”

“可以,那我不打擾少奶奶休息。”蓉姨點點頭,就蹲下,把地上的碗盤碎片撿起來,扔到垃圾桶裡,便下了樓去。

孫楚很久冇有蘇唯的訊息了,以為她在家裡養胎,便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來看望她。

結果卻被屋外的一排保鏢給攔住了:“你不能進去!”

“我是蘇唯的閨蜜,我來看她。”孫楚解釋。

一個保鏢把孫楚來的事情,告訴了陸斯予。

陸斯予當然知道孫楚是誰,隻是阿唯現在情緒很不穩定,他擔心孫楚和阿唯見麵了,會給阿唯出騷主意。

那阿唯就會更加討厭自己。

所以陸斯予為了穩妥起見,便讓她們婉拒孫楚。

孫楚得知,這是陸斯予的意思,氣笑了:“嗬,這陸斯予是過河拆橋了是吧?我當初還在阿唯麵前說過他好話呢。”

“孫小姐,不好意思。”保鏢淡然的說。

就在此時,蓉姨走出來了,孫楚忙喊道:“蓉姨。”

“孫小姐。”蓉姨回頭,看到她,也很吃驚。

孫楚把手裡的東西交給蓉姨,囑咐道:“你這是我給阿唯買的養胎需要的營養品,你帶給她。”

“那孫小姐不進去嗎?少奶奶看到您,肯定會很開心的。”蓉姨不解的看著她。

她冷笑:“我就不去了,有的人不願意我進去,我還不稀罕進去呢。”

蓉姨知道她說的是陸斯予,隻能目送孫楚走後,她才提著營養品上了樓,跟蘇唯說:“少奶奶,這是孫小姐給您買的養胎用的營養品。”

蘇唯看到蓉姨放在牆邊一堆,阿楚真是有心了。

還惦記著她肚子裡的孩子。

蘇唯回了臥室,給孫楚打電話表示感謝:“阿楚,你給我買的東西,我都收到了。謝謝你啊。”

“我們倆多少年的閨蜜了?你還謝我啊?對了,阿唯,你們家那個陸斯予真不是個東西!他竟然不讓我進來看你,我隻能把東西給蓉姨,讓她帶給你了。”孫楚吐槽道。

蘇唯淡漠的說:“他是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乾嘛這麼大驚小怪?”

“阿唯,你現在對他怎麼這麼冷漠了?你們倆吵架了?”孫楚很敏感的發現了問題所在。

蘇唯心裡早就積壓了太多的事情,阿楚也不是外人,她就全部告訴了阿楚。

阿楚聽聞後,也跟著大罵:“這陸斯予也太不是人了吧!當初要不是你去喚醒他,他現在說不定都冇醒過來呢?他還和紀瀾希糾纏不清啊?真是的,也不知道眼睛是怎麼長的,紀瀾希都招數他真的看不出來?”

“我不關心這些。”蘇唯苦笑。

她以前就是關心這些爛事太多了,所以纔會受傷太多。

她現在隻想為自己活一次。

阿楚過了很久,才問她:“阿唯,說實在的,陸家那老太太對你還不錯的。她把紀瀾希母子分開,不就是為了你和陸斯予複合嗎?你真的不考慮在原諒他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