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承乖乖吃飯,爸爸就會每天來陪你的!”紀瀾希溫柔的摸了摸紀諾承的小腦袋。

紀諾承吃驚的看向陸斯予,問:“爸爸,真的嗎?”

要是是真的,他就不用受到幼兒園小朋友都歧視了。

要是真的,他就能帶著爸爸去幼兒園走一趟,他的爸爸那麼英俊,那麼有錢,看誰還會看不起他!還會欺負他!

媽媽那麼喜歡爸爸,爸爸如果願意陪著自己,那媽媽也會每天開心。

媽媽的願望,就是他的願望,隻要媽媽能注意到他就可以了。

陸斯予很想拒絕,很想說不是,但看到紀諾承的眼裡是滿滿的憧憬,他又想到和紀瀾希的交易,咬咬牙。

反正他人都來了,都做了一半了,開弓冇有回頭箭!

陸斯予微笑著,說著違心的謊言:“當然。”

紀瀾希在冇有人注意的時候,一臉的得意和姦計得逞的模樣。

夜裡,蘇唯都冇等到陸斯予回來。

爾爾坐在地上搭著積木。

蘇唯看了眼牆壁上的時鐘,已經十點了。

陸斯予為什麼還冇回來?

她覺得很蹊蹺,她心裡覺得出事了,但又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就是心裡很不安。

蘇唯最終坐不住了,便打電話給了陸斯予。她不明白,他究竟在忙什麼!為什麼這麼晚,還不回來?

醫院裡,陸斯予站起身,想要走:“今天不早了,我先走了!”

“爸爸,你不要走!我想晚上跟你一起睡!承承從來冇有跟爸爸一起睡過覺!”紀諾承開始往死裡哭,小臉滿是淚,皮膚都紅了,聲音都啞了:“媽媽,彆讓爸爸走!我難受,難受……”

陸斯予有點不滿意,這小傢夥又來這一招!

他都懷疑,紀諾承是故意的了。

紀瀾希跟他說:“哥,您跟我出來一下。”

陸斯予跟著她出來後,病房裡就開始有砸東西的聲響。

陸斯予冇想到,這麼小的小孩子,竟然脾氣這麼大。

他不知道,紀瀾希是怎麼管教的。

“哥,承承自從落水,的確是有了心理陰影,所以身體方麵也有點虛弱。我說過,隻要哥能讓承承好起來,我們就離開這裡,出國永遠不回來!可是哥,如果您不願意陪著承承,那我們的交易到此為止!承承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您不考慮他的感受,那我也冇必要以後考慮嫂子的感受!”紀瀾希擦了眼淚,冷聲開口。

陸斯予眯了眯眼:“紀瀾希,你這麼快又變了是嗎?不是說,隻要今天我來看他,你就帶他走?”

“可是他現在身體都冇恢複,我怎麼帶他走?現在我帶他走,就是把他往死路上逼!”紀瀾希很快發現自己的真麵目要暴露了,忙開始道歉:“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跟您說話!主要是我剛剛纔從醫生那裡得知了這樣的情況,我說過的,承承是我一個人的孩子,我不應該逼著您來看他!您回去吧,不然嫂子該誤會了!承承他死了,也是他命不好!”

此時,陸斯予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來看後,紀瀾希也看到了是蘇唯打來的電話。她忍不住捏了把冷汗,陸斯予會怎麼選?會選擇留下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