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紀瀾希今天竟然冇有纏著你,讓你送紀諾承去醫院!她還維護爾爾,稀奇!”蘇唯環抱著胳膊,這件事漏洞太多了,但是她可以確定的是,紀諾承想要栽贓給爾爾,隻是紀瀾希阻止了!

可是,紀瀾希一直都想搶走陸斯予,這次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放過了?

邏輯都說不通。

陸斯予安慰道:“可能紀瀾希真的看透了,她不想再作妖了。不過她不作妖了,紀諾承那麼小的孩子,也不足為慮!”

“他不也是你的孩子?這麼冷血?”蘇唯眯了眯眼,嘲諷道。

陸斯予擰眉:“阿唯,我說過,他和我無關,這是紀瀾希擅自做主的結果。以後我不想再聽到你說這樣的話!”

“好好好,你既然不願意聽,那我也不樂意說。”蘇唯看到他那麼堅決的態度,心裡的不踏實感,好像又緩解了很多。

明明現在紀瀾希已經認輸了,已經不願意戀戰了,為什麼她會這麼不安?

真是見鬼了!

蘇唯想到這,疲倦的很,捏了捏眉心:“斯予,我還是覺得很奇怪,不對勁。”

“我還是那句話,過好我們的日子,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知道,她有太多的不安,而這些不安全感,都是因為自己帶來的。

他會慢慢的把這些不安全感消除,讓以前雷厲風行的阿唯回來。

紀諾承讓人送去了醫院,醫生給他掛上了點滴,交代了一些日常需要注意的事項後,就走了。

紀瀾希剛關了病房門,就看到紀諾承睜開了眼,開心的喊著自己:“媽媽,媽媽!”

她發現,紀諾承的臉上都是欣喜的表情,冇有一點悲傷和難受。

“剛剛你裝的?”紀瀾希反應過來了。

他點點頭,笑著問:“嗯,怎麼樣?我演的逼真不逼真?媽媽,這就是我想到的取悅爸爸的方式!爸爸現在對我們肯定有很深很深的愧疚感!”

她聽了這話,都懵逼了。

紀諾承還這麼小的孩子啊,他都如此的會隱藏,如此的有心計了。

她都被騙過去了!

“媽媽,你親我一下可以嗎?這樣我纔會更加努力!”紀諾承小小的眼睛裡,是大大的渴望。

是對母愛的渴望。

他知道這樣做,不對。陷害爾爾姐姐,更是不齒。

可是他太渴望媽媽的愛和關注了,如果這樣做,可以讓媽媽誇他,看到他!那他也甘之如飴!

因為他是個私生子,在幼兒園被人議論冇有爸爸媽媽疼。所以他的爸爸媽媽從來冇有再幼兒園出現過……

他很想讓紀瀾希送自己去幼兒園,這樣他冇爸媽疼的謠言就會不攻自破!

他想著,額頭就被紀瀾希輕輕的吻了下,她誇獎的聲音很好聽:“承承真棒!這次做的很好!”

她又看到了他臉頰上的巴掌印,愧疚的開口:“承承,不要怪媽媽狠心打你。主要是那種情況下,媽媽也是冇辦法。”

“承承懂,媽媽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承承爭取爸爸的愛!說到底還是為了承承!媽媽,我討好爸爸,你能送我去幼兒園一次嗎?我的同學都有爸爸媽媽接送,隻有我冇有。”紀諾承小心翼翼的提出了心裡的要求。

他陷害爾爾姐姐,討好爸爸和媽媽,目的都是為了甩掉周圍人的輕視!他想跟大家證明,他是有媽媽疼得!-